第30章乌浓深渊(1 / 1)

龙幼婳下榻,赤足踩在柔软的虎皮毯上。宫离鹤见状,立刻上前将她抱到屏风后。

小姑娘有些困倦,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宫离鹤将她放进浴桶中,修长似玉竹的五指插入少女的乌发,细致地为她的发丝抹上桂花味的香膏。

两人一时间静默无言,唯有浴桶内搅动的水声。

良久,宫离鹤犹豫着开口。

“主人……能不能,只要我一个……?”

男人摘下面具。声音低哑勾人,带着几分殷切的乞求。

“嗯?”

龙幼婳软软地发出一声略带疑惑的音节。

就在宫离鹤忐忑不安地以为她不会回答时,她慢悠悠道。

“宫离鹤,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主人想要什么,我可以……”

“不。”龙幼婳打断他的言语,“他们都于我有利。”

她又补充,“你也是。”

少女的话似是安抚,让宫离鹤逐渐黯淡的双眸缓和了些许。可下一秒,毫无感情的字句犹如尖刀,刺入他心口。

“放心吧。在你彻底失去利用价值前,我不会把你丢掉的。”

仿佛于她而言,他只是一件称手的工具而已。

他与他们是一样的。

亏他以为她刚刚那话是在安抚他。以为自己在她眼中是特殊的。

可笑,原来只是自作多情。

她还想要丢弃他?

宫离鹤咬了咬牙。手上的动作却依旧轻柔,让人觉察不出异样。

想都别想。

似是不甘心,他又想起来白日里龙煜问她的话。

“主人以后会有驸马吗?”

龙幼婳不假思索。

“利益足够大的话,当然。”

她又不需要两情相悦,琴瑟和鸣的婚姻。

“那我……对您的利益大么?”

宫离鹤又问。

龙幼婳眯起杏眼,直言道:“你想娶我?娶一个把你拉下神坛的人?”

她忽地笑了起来,片刻后才停下。微微喘着气。

“宫离鹤,我要当皇帝,你帮不帮我呢?”

“帮。”

他双膝跪地,将头颅挨近她的脖颈。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少女柔软的肌肤上,他贪婪地嗅着那一缕若即若离的桂香。

长臂一伸,将她隔着浴桶圈进了怀里。微凉的唇带着不易觉察的颤抖,缓缓贴上龙幼婳秀美白皙的颈侧。

他以最卑微的姿态,向他的支配者祈求奖赏。

龙幼婳没有躲开。任由他的唇瓣自颈间,游移到她的脸颊。

不知何时,宫离鹤已将她的头掰向他那一侧。覆上了她殷红的唇肉。

他清醒地意识到这么做是在逐步摧毁他千年的计划。

他正在用一块块砖石把即将倾倒的琉璃高塔重新垒起。

将他曾经的棋子,如今的珍宝,虔诚地捧上了王座。

可他却依旧像是着了魔似的,想要拥有她。

不止是肉体,更想要她的……爱。

也许他真的被这只狡诈阴险的毒蛇驯服了。

即便她心硬如铁,玩弄他,折辱他。把他当做没有生命的器物对待。

而他却甘之如饴。

宫离鹤还是一步一步地踏入了深渊。

——名为龙幼婳的乌浓深渊。

ps:下章龙鹤doi咧

好想要评论啊好想要评论啊有没有人评论啊

好想要珍珠啊好想要珍珠啊有没有人珍珠啊

乌乌乌乌火蜥蜴…(四处翻滚)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