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年番外(1 / 1)

藤编的灯罩,把光线划成一格一格的橘黄,映在胸前的雪白上,就像是绳网留下的美丽。

成瑶双手交叉,规规矩矩地背在身后,在周靖宇面前的地毯上跪得笔直。

殷红发胀的晶果,正被男人掐在指尖捏扁搓圆地玩弄。

饶是胸腔里溢满了渴求的欲望,成瑶仍是不敢出口成声。

“小兔子没有声带,不会叫。”

游戏刚开始的时候,周靖宇便这么说。

头上是白茸茸的长耳发箍,身后是圆滚滚的兔尾肛塞。

她说给自己准备了一个特别应景的新春礼物,原来是这样。

不错,确实是个让人满意的吉祥物!

男人眯起的眼睛透出了淡淡的笑意。

觉察审视、衡量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成瑶的双颊烧出了烫度。

她低垂了眸,大着胆子往前靠了靠,把脸庞挨在周靖宇膝上,小心地蹭了蹭。

不出所料,他果然像对待宠物一样,拍了拍她的脑袋,是奖励她乖。

宽大的手掌充满了安全感,让成瑶不由自主地用头向他手心顶。

可惹人贪恋的温柔不过几秒,那只手的动作已经开始下移。

沿着脖颈,顺着脊椎,一寸一寸地按摩、捻揉。

最后,在那圆融柔滑的一瓣停下,指尖立着开始画圈,又坏心眼地往中间的谷地滑。

成瑶被弄得发痒,一不小心歪了一下身子。

“谁准你动了?”

手指的动作停下、移开。

男人的手臂忽然猛然抬高,下一秒便是狠狠地掴下。

“啪”一声脆响,在雪地里印上一朵梅花。

毛茸茸的尾巴被极大的力道震得一颤,小兔子也“嗯”地叫了一声。

“谁又准你出声的?”

噼里啪啦的巴掌马上接连落下,成瑶饶是咬着唇还是禁不住呜咽出来几次。

但声调是撒娇的,欣喜的,渴望的。

周靖宇明了。

“既然喜欢出声,那就自己报数吧。”他捏住成瑶的下巴抬起,语气带着戏弄,“50下。声音不够响亮的话,会翻倍。”

周靖宇起身,绕到了成瑶的背后,抬起一条腿,踩在她肩上,缓缓向下施力。

成瑶秒懂,立刻顺着他的意向,摆出了跪趴的姿势。

再次落下来的,换成了劈开空气的皮带,脆生生地砸在两瓣肉团上。

噼噼啪啪,点着炙流,一条迭着一条。

烙下致密的痛,却翻起致命的瘾。

成瑶只觉得小腹里的酥麻开始横冲直撞,两腿间的热流也要倾泻而出。

报数还未到二十下,落在臀上的笞打竟然都带上了湿意,滑腻腻的,像是浸过水的鞭子。

男人嗤笑:“水流成这样,糟蹋了一副好皮料。”

成瑶羞得脸通红,可是颅内泛滥的多巴胺却像涨潮的海水,一波一波地涌上来,把本就所剩无几的理智冲刷殆尽。

她放弃了报数,讨好地叫着“主人”,耍赖一般把开满红花的小屁股左摇右扭。

周靖宇早知道成瑶的心思,可偏偏要隔岸观火,看着她燃烧。

他到厨房去,取了样什么东西,开了水龙头哗啦哗啦地洗。

成瑶不敢回头看,只好竖起耳朵猜着后面的动静。

男人回来,脚步停在她身侧。

这次没有往她肩背上踩,手里拎着的皮带却“唰”地一声,毫不客气地重新甩在大腿上,伴着一道冷声命令:“自己掰开。”

带着水珠凉意的胡萝卜被塞进了泥泞的小穴,还被周靖宇故意地来回抽插。

“小兔子不是饿了吗?那就好好吃,一根不够,咱们还有的是。”

男人恶劣成性,一边握着胡萝卜,蛮横地推进拉出,一边继续抖腕发力,挥舞手中的皮带。

看成瑶越发沸腾、欲仙欲死。

“主人、主人,”小兔子浑身都烧成了粉樱,眼火耳热,央告哀求,“求求你,给我吧,求求你了。”

周靖宇满意地挑起嘴角,于是抽刀断水,一把丢出去快被她体温煨熟的胡萝卜。

他把成瑶悬抱抵墙,血脉偾张地开始进击、穿刺。

逆光里的身影被撞散,墙又倒卧成床。

她的长发被他攥紧,从后面钉入。

耳箍早已跌落在地,只剩兔尾还在颤抖祈怜。

巴掌再次落下,击起臀浪,和着身后另一种撞击。

往往复复。

成瑶忽地挺直了身体,即刻就要失意忘形。

周靖宇一把扼住她的咽喉,看她在窒息的一瞬冲破临界。

于是,他的种子也一粒粒集合,再炸开,喧闹着奔腾着,打湿了那颤抖着的会开花的秘境。

午夜的钟声响起,窗外腾空起艳光夺目的烟花。

男人抱着瘫软在他怀里的小兔子,细细密密地吻:“宝贝,谢谢你的新年礼物。”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