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1 / 1)

徽州境内一座山清水秀的淳朴小村庄里住着一户四年前才搬来的人家。

一开始只有年轻夫妻两人,住在一栋佔地不算大也没有多精緻豪华的三进院宅子里。开了一家不收钱的私塾供村庄甚至是乡镇里的女孩子读书识字。

没人知道他们靠什么盈利生活,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坚持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学生从最初的小猫两三隻到如今的每日朗朗读书声,倒形成这里一道奇特的风景线。

四年中夫妻俩的两个儿子陆续在这里出生,一家四口加两个佣人把日子过得十分恬静悠然。

阳光明媚的午后,顏卓逸膝上抱着大儿子在窗边折纸,一大一小的两张脸长得极为相似。

不一会,背上背着小儿子的千洵颖也推门而入,衝着刚要大声叫她的长子比出一隻食指:「嘘,弟弟睡着啦。」

机灵可爱的小男孩急忙用两隻肉乎乎的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巴,咕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说:「袀袀不吵,嘘。」顏袀正是他的大名。

「乖。」顏卓逸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又对千洵颖招手道:「把袟儿放下来睡吧。」

她却是摇摇头拒绝,「这两日他睡不安稳一放下来就醒,我还是背着好了。」

顏卓逸丝毫不意外的叹了口气,「是谁说过她绝不会宠儿子的啊?」

「他还小嘛,最近又有一点身体不舒服。」他这个当爹的才奇怪勒,亲生儿子都不懂得心疼。

「没说你不对,」他伸出手去拉千洵颖,「那过来坐下歇歇总可以吧?」

「也不行,我如果没有走来走去袟儿也会醒。」

「你没救了。」顏卓逸肯定的下了定论。

「哼。」

间不下来的千洵颖转身就又跑了出去,可很快再次折返的她已经把孩子交给了婢女手上却多了一封刚送到的信,信封上的名字让夫妻俩都很意外。

「詹兆虞?」他怎么会突然来信?

顏卓逸拆开来很快便看完了内容,然后递给妻子道:「你要自己看吗?」

「跟皇上驾崩有关?」两个月前明成祖病逝于北征回程的途中,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身为朝廷命官的詹兆虞不知是否因此受到了影响。

「他说新皇登基后即刻平反了当年建文帝的旧臣,也包括燕燕的父亲。」

「这太好了。」虽然人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但起码罪臣的头衔终得洗清。

「嗯,」顏卓逸将信折好又放回了信封里,「所以詹兆虞正式娶了燕燕为妻,牌位也入了祠堂。」

「你为他们高兴吗?」千洵颖坐到丈夫身边握着他的手问。

「坦白说,没什么感觉。」回握着妻子柔荑的他自嘲的笑了笑,「我明明都还记得曾经在这件事上有多么强烈的怨恨,可现在真的盼到这个消息了却居然一点真实感都没有,好像在听别人的故事。」

既不感动也不悲伤,更谈不上欣喜。

「那就恭喜你真的彻底放下了。」千洵颖凑近他的脸笑着说。

「早就放下了,怎么现在才信似的。」顏卓逸轻轻磨起了她的鼻子,抵着她额头道:「之前都是骗我的啊?」

「才没有。」

「爱逞强。」

「谁逞强啦?」

「对呀,是谁呢?」顏卓逸语气更加揶揄,「是哪隻小花猫呢?」

「不知道!」

「袀袀知道,」可惜想耍赖的人被出卖了,「爹爹说的小花猫就是娘。」

「哈哈哈哈!」顏卓逸被一旁硬要参一脚的儿子逗得扬声大笑。「谁让你宠他们来着?」

这就叫自作自受。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