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蛋(阿国成为乐园主人的过程)(1 / 1)

阿国拿着十字弓杀到了主控室,他发现主控竟然没锁,而拼图老头就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似乎在等着他。

阿国见到仇人,分外眼红,开口便骂:「你这个死变态,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只见拼图老头拿下黑压压的帽子,露出他的真面目,阿国一看是个满头花白,瘦的不成人样的老人。

老人此时缓缓道:「你是来杀我的吧?」

「当然!」阿国只是不明白,拼图老头设计的机关重重,为何这么容易就让他进来,一点保安都没有做。

老人接着道:「多年以前,我也有个和你们一样大的小孩,我总是给他吃最好的,穿最好的。他很喜欢玩线上游戏,靠着我的金钱,他成为全伺服器装备最好,等级最高的角色……」

阿国大骂:「那干我们屁事!」

老人回道:「可是,后来他升上国中,却遭人欺负,甚至勒索,他开始精神失常,不愿意接受现实与虚拟的差距,后来他得了躁鬱症,没多久就自杀了。」

老人回忆起这段往事,似乎透露着些许的哀伤。

阿国道:「所以,你就报復到我们身上?」

老人激动道:「不对!我是在训练你们,我可把你们当自己孩子啊!」

阿国怒道:「扯屁!哪有人把自己孩子往虎口送的!」

老人忽然冷笑:「嘿……我要的孩子,就是那种可以适应环境,并且拥有所谓正义感的人。」

阿国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老人道:「阿国,你就是我的孩子,我很满意你几乎满足了我的条件,将来势必超越我……」

阿国激动道:「你在鬼扯什么!」

老人问:「先别激动,你先告诉我,你自己觉得你比易大伟好多少?」

阿国更加激动的道:「易大伟是人魔,是垃圾!他杀那么多人,他简直不是人!」

老人不屑的道:「你就没杀人?」

老人按下一颗放影钮,墙上的大电视拨放出阿国在好吃鬼过关后迟迟不出来的原因,原来他拿起刀子,趁好吃鬼不注意从背后桶他一刀。

接着画面播出赌鬼因为输了赌局而自杀的画面。接下来又播出阿国杀了贪玩鬼及易大伟的画面。

放下遥控器,老人用他破铜嗓子道:「王俊国,比起易大伟,我更加欣赏你所谓为了正义而杀人的作风。」

阿国此时简直气炸了,怒道:「我是为了帮大家报仇,我是在帮大家!」

老人冷笑道:「哼……好一个正义,你知道你是在动私刑,如果你回去,我把录影带寄给媒体,大家只会把你当杀人魔看。」

阿国怒道:「你……这人……心理变态啊!」

老人冷笑道:「哼……不要只怪别人,也检讨下你自己。当初在山坡上,要不是你放了易大伟,今天就不会死这么多无辜的人,不是吗?」

老人的话像支箭般射穿阿国的心,这是他心底的痛,的确他很后悔当初在迷雾森林中没杀了易大伟、蓝波,才间接造成田鸡跟诗诗的死亡。

「这世界需要你这样的人,可以忍受环境跟心理折磨,创造出自己的秩序,我希望你创造出自己的乐园,成为末世的领导者。」

阿国简直都快被洗脑,他像疯了般咆哮:「你够了没!」

「我很后悔当初没杀了易大伟没错!坏人就该制裁,我不会放过你再去残害别人的!」

老人道:「很好,你终于明白了!」

「你是该杀我,但在我死前我想送你一份礼物。」

嘟……

老人按下遥控器一个钮,原本黑幕的墙上萤幕,突然显现一个手术室的画面。

阿国盯着画面,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因为手术室除了医师,还有一位他熟悉的人躺在床上。

是诗诗!

没错!而那医师似乎正在缝合他的伤口。

老人似乎又按了什么钮,把头靠向桌前的麦克风,道:「医师,女孩的情况如何了?」

画面中的医师看着镜头,接着走向手术室墙边的对讲机,室内的喇叭传来他的声音:「经过急救及输血已经恢復心跳,但是她失血过多,血库的血已经用完,还需要输血才能脱离危险期!」

老人道:「那么,可以输我的血吗?」

医师回:「是……可以,你跟她都是o型,但是你的身体很虚弱,输太多只怕会有危险。」

老人回:「没关係,我们本来就约好今天要安乐死的,我只是想在死前做件好事。」

听到这,阿国有些惊讶,眼前这老人不是杀人魔王,怎么会做好事?

通话完毕后,老人对着阿国说:「王俊国,我送你的这份礼物够大吧!你还要杀我吗?你的血型是a型,可救不了李诗诗。」

面对老人突然的仁慈,阿国脑中有些混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人冷笑道:「这世界善与恶不是那么绝对,好人也会做坏事,坏人也会做好事,我就是要你记恨我,又觉得亏欠于我。」

阿国面色铁青,老人虽然杀了他所有同学跟老师,却保住了小豪跟李诗诗,这老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老人见阿国面色凝重,便道:「不用想了,我直接告诉你,我打算让你继承我的遗志跟财產,将来好好改造这社会。」

阿国听完,愤愤道:「你意思要我跟你一样乱杀人?」

老人呵呵一笑,接着道:「你有选择吗?你杀人已是事实,既使是少年犯,杀人也是十年以上刑期,这些纪录我都有,只要投诉你,你这辈子就完了!」

阿国听完老人威胁,心头一震,自己坐牢是没关係,但弟弟母亲以后会抬不起头,更可怕的是舆论或许会认为同学也是他杀的,到时候跳到黄河都洗不清,而且目前最重要的是他得救诗诗才行。

自知退无可退,阿国道:「你……要我怎么做……」

老人从桌上文件匣里抽出一份文件一拋,接着道:「你想救李诗诗就签了桌上的文件,继承我名下所有财產跟遗志,将来成年后再度开啟乐园,好好改造这污浊的社会。」

阿国从桌上将文件移过来,大略看一下,是份遗嘱,老人已经签了名,只剩下继承人栏位。

凄……

时间紧迫,阿国毫不迟疑地拿笔签署完成,他无法再想以后的事,因为眼前小豪、诗诗,都等着他去救。

「很好,你完成了签署,我在各地的资產都是你的了,但是你得在成年后,重新开啟乐园,关卡随你高兴设计,不过你得追随我的理念,并加以发扬光大,否则我保留的证据,肯定会毁了你!」

老人似乎不是在开玩笑,但阿国心想,届时他都已经死了,怎知我有没开啟乐园?还是有其他人在监督?

无法多想,阿国将老人搀扶到轮椅,依他指示搭电梯推到地下2f的手术室外,他看到萤幕中那位医师正在门外等着。

那医师穿着手术袍,戴着口罩,衣服上沾着一些血渍,见到老人极为恭敬的趋前低声道:「老闆,你确定要这样做……」

老人挥下手,指着王俊国道:「以后,他就是你老闆,他是我乾儿子,你可别动歪脑筋,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那医师听完愣了一下,看着王俊国,心想让这小屁孩当我老闆,有没搞错!

老人似乎看穿医师心底,他也不多说,只道:「帮我进手术室,输血给那女孩吧!」

医师回神过来,应道:「好的。」

接手轮椅并推进手术室,阿国只能焦急的坐在手术室的椅子上。

不一刻,只见医师出来对阿国道:「我已经帮李诗诗输血了!状况逐渐稳定,老闆说他想见你。」

阿国微点头致意,随即快步开门进入病房,一踏进病房,进入眼帘的便是两个相邻的床位,哪个变态老头在靠门的床,而诗诗则在里面的床,阿国三步併两步走到诗诗病床旁,用手指探探她的鼻子,发现她有气息,瞬间松了一口气。

但看着她手上、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缝线却心疼不已,忍不住落下泪来……

「放心吧!她没事的,麻药退了就会醒来!那医师虽然是密医,但是医术可是很高超,要不是贪财开假病歷卖禁药,也不会沦落至此。」

那个难听的沙哑声音,虽然声音有些虚弱,但一听就知道是谁发出来的,阿国连头都懒得转,只继续盯着诗诗看。

老人似乎不以为意,继续用那微小的声音道:「王俊国,你不是想杀了我吗?现在不正是你的好机会……」

老人的话引起阿国的注意,他回头看老人在搞什么鬼,也看清那老人的长相,他满脸皱纹头发苍白,脸上有许多老人斑跟疣,看起来又瘦又弱。

老人勉力地举起手指着旁边的点滴输液,道:「就由你来执行我的死刑,打开那点滴,替你的同学们报仇吧!」

阿国呆了一下,原本自己是不想成为刽子手,但经老人提醒,他的老师还有好友田鸡、小彦……等等所有同学,都枉死在他所建的恐怖乐园下,这魔头不死,还得害死多少人。

他打开了点滴的开关,只见点滴液体渐渐地往他手臂的针头流入体内,老人见了先是呼了一口气,后道:「我总算要解脱了!」

又道:「那柜子里有把手术刀,你藏着,出去后找机会把那密医干掉。」

阿国一听,有些发怒,道:「他救了诗诗,也没害我们,干嘛要杀他,我又不是跟你一样!」

老人勉强一笑:「呵……人性是什么你会明白的,现在的你还没成人,没办法应付那种人,不杀了他,将来会成为你的威胁……」

阿国呀然,似乎有些听懂,却又不甚明白老人的话。

「等你出去面对他,自然懂我说的,对付坏人,你就要比他更坏更狠,不然只有被他吃定的份。」

老人闔上眼,声音似乎越来越微弱,他气若游丝道:「李诗诗,你要记住……你身上流着我的血……将来……你要协助王俊国改造这世界……」

老人说完,就不再发出声音,他说的话诗诗自然是听不到的,因为阿国转头看诗诗仍然是昏迷的。

喀……

一阵咳嗽,李诗诗睁开了双眼,一入眼帘的竟是王俊国,她似乎有些无法置信。

「阿国,是你吗?我是不是在作梦。」

阿国见诗诗醒来,心中大石放下,并娓娓道来,后来事情的发展……

李诗诗听完甚为惊讶:「所以……你现在是这乐园的主人……」

阿国微点头,心中却无比沉重,因为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头衔,他寧可跟以前一样当个穷学生,至少还快乐些。

「那个……诗诗,你身体虚弱,先休息,我得去找小豪。」

「好,你小心点!」

王俊国拉起帘幕,让诗诗休息,他走到隔壁见那老头安详着躺着,似乎没了气息。

他打开抽屉,拿起那把手术刀,那刀看来十分锋利,所幸旁边有个专用套子,他套上后,便将其藏在身后。

来到病房外,见隔壁有个房间,门上写着谢清河医师办公室,阿国便礼貌性地敲着门。

叩……

「请进!」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阿国便开门进入,映入眼帘的是名戴金边眼镜的男子,看起来是读书人,但阿国看他眼神似乎有一股邪气。

「唉啊!小主人大驾光临啊!请坐!」男子嘴角上扬,表情热络。

阿国从来就不是善于交际的孩子,他靦腆道:「不坐了,我是来谢谢你救了诗诗的,谢谢你,医生。」

谢清河一脸得意,但却轻描淡写:「对我来说这没什么,毕竟那老头给我不少好处,当然得替他做点事。」

「当然以后也要请你多关照了!」

阿国听完面有难色:「这个……因为我还未成年,可能暂时不会动那些财產。」

谢清河听了眉毛一振,语带轻挑道:「没关係,叔叔能帮你处理,我替很多黑道老大开过刀,有很多门路,我知道怎么钱滚钱……」

那老头说的没错,贪婪使得这医师原形毕露,明显想操控一切,阿国顿时觉得压力山大。

阿国道:「如果可以,我愿意把财產都过给你,只要你能保证我们的安全。」

谢清河听出阿国话中有话,便道:「担心什么!那老头都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想了一下,又道:「钱不用给我啦!我只是帮你赚钱,顺便抽点佣……」

谢清河的反应跟表情,让阿国十分诧异,他显然还是忌讳那老头,就算他已经死了。阿国是真不想要那些钱,只要有人能继承,就全部送他,只要一切与他无关就好,他回去后也不会再提起,看来眼前这人并不敢接收,他并不知道原因为何……

阿国已经不想撩下去了,只敷衍道:「叔叔你的话,我会考虑的,现在我还有点事……」

阿国转身就要离去,却听见后方传来:「你是要去找你弟弟吧?放心,我已经把他安置好了,只要同意我方才的提议,我会立刻告知你他在哪的。」

先是利诱接着又是威胁,至此,阿国已经怒火中烧,但他却按奈下来,回头低声道:「你要什么我会给你,别伤害我弟弟!」

谢清河嘴角上扬,从桌上文件夹取出一份文件至于桌上,悠悠道:「只要你签了这文件,让我成为你合法代理人跟监护人,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又笑道:「我怎么会伤害自己家人呢?」

阿国看着桌上文件,毫不犹豫就拿笔签上名盖上手印,谢清河见状十分雀跃,没想到一切是那么顺利。

「叔叔,你可以告诉我小豪在哪了吧!」

「当然,都是一家人了,这是房间钥匙,上面有房号,他就在里头。」

阿国接过钥匙,谢清河补了一句:「我可是你的监护人,你以后可得听我的喔!」

阿国先是苦笑着,他手揹后头摸到那把手术刀,表情突转为愤怒:「你是我合法监护人没错,但你得是个活人才行!」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敢忤逆长辈……」话未训完,谢清河感到胸口一阵刺痛,低头一看他的白衫竟已染红,他忽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瘫软于地上哀号着:「你……好狠,难怪那老头找你继承……」

阿国看着地上血流如柱的谢清河却不发一语,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眼角却不自觉得流下泪来,因为他明白自己已经回不了头了!他跟那变态老头,已经是同一类人了……

阿国找到小豪后,找到办公室前的一辆机车,将还未清醒的小豪绑身上送到市区,然后打公共电话叫救护车,看到小豪被接走后,才回来找诗诗……

一回到病房,却发现那老头尸体已消失,诗诗却称喝完水忽然很想睡,不知发生什么事。

他一检查,发现水里有些白色粉末漂浮着。

糟了!拼图老头莫非诈死!

为了自己跟家人安全,两人决定不回去,王俊国从老头的资料中,找到买通新身份贪污官员的电话,一切似乎都被安排好了,阿国透过自习学习如何经营管理财產,诗诗用新身份回到学校上课,阿山则被送去学习操作维修乐园器材……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