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1 / 1)

生理时鐘告诉我该醒来了,可身上的痠痛却让我无力,仅剩的力气只能睁眼。

没有预料中的阳光,卧室的窗帘被掩得严实,只剩一些让人犯睏的薄光落在床边,另一个预料之外的事,就是身边的位置没有人。

像是要确认眼前的画面不是错觉,我费力的用手在床铺上滑了滑,留着馀温,可确实没有人。这就很奇怪了,因为梁毓照理来说是起床后不会马上出房间的人,这点身为和她同居半年的人,我很了解。

耳边传来书页翻动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歪头去看,这才发现梁毓坐在床尾看书。即便睡眼惺忪,我仍然认出了她手上的那本书,那是我写的小说。

「嗯??」

在确认她在身边之后,我懒洋洋地闭眼,有气无力地发出单音节,这是我累的时候和梁毓的对话方式,交流里基本上不会出现任何单字。

她发现了动静,侧头看我:「起床了?」

「嗯。」我带着浓厚的鼻音应了声。

「腰还酸吗?」她又问道。

提到腰酸,我有些委屈的看了眼梁毓,亏她还知道关心。我扬了扬脖子试图增加音量:「嗯嗯。」

本来以为她会过来替我按摩或或是躺回原位关心我,然而现在她只是??继续坐在那边看书?我的书就这么好看?

让我腰酸的始作俑者就是梁毓,现在这副置身于事外的模样让我有些不满,我皱了皱眉,决定再次用我的单音节发话。

「嗯嗯??嗯~嗯?」午餐吃什么?

「午餐?」

她终于放下书看我了。

我维持扬着脖子的诡异姿势,点了点头,眼里有些期待,梁毓做的饭向来很好吃。

我睁大眼满怀期待地望着她,没想到梁毓完全无视了我眼底的情绪。

她勾了勾唇,眼含笑意:「吃你?」

实在是太委屈了!腰痛成这样还不放过我!

我拧起眉,用了全部的力量坐起身以示我强烈的抗议和不满,好吧,我承认此刻的我就像个小孩。

梁毓见我这样却没有一点动摇,她维持着唇边好看的弧度,放下书靠了过来,抬起我的下巴就想凑近唇,不过被我躲掉了。

虽然梁毓的吻技很好,嘴唇也软软的,但我是不可能让她得逞的。

眼看她又要凑过来用吻安抚我,我推搡了下她的肩,皱眉道:「不要,昨天吃过了,我真的肚子饿了??」

唉,我怎么就不知道自己刚起床的声音有这么软呢?完全没有杀伤力可言,早知道就不开口了。

她目光繾綣于我的面庞,数秒后才啟口:「我去煮饭?」

我呆呆看着她,听见煮饭两个字后嘴角不受控的微微扬起,想来她应该也看到我的答案,不过梁毓却没有说话,只是学着我的浅笑,手指在脸颊点了点。

我没看懂意思。

梁毓笑意更深了,她凝视着我,手指又在唇上点了点,我这才看懂。我妥协地凑了过去打算在她梨窝的位置留下一吻,可她却忽地侧了下头,我的吻转而没有偏差的落在她的双唇上。

我又愣了,这什么流氓操作?

她丝毫不在乎我的傻眼,朝我温柔地笑了笑,尔后听话地起身要往房外走。

突然想起了被她留在床尾的书,我回了神,用问题留住她离开前的最后一步。

「《花雨》好看吗?」花雨是我前阵子出的书,销售量目前为止还不错,不知道梁毓的评价如何。

梁毓露出一个笑:「我很喜欢。」

我点点头,移动到床尾去翻她刚才看的那一页,细看不过五行字,我眉头蹙起。

这和刚刚梁毓耍流氓的画面不是如出一彻吗!居然偷我的情节逗我!

我抱着书暗暗在心里计画,决定之后要多在书里写反扑的情节。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