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第 112 章(1 / 1)

秦洋回来了,还要考大学,秦林两口子都很支持,有秦家在,只要他肯努力,不管做什么都有机会。

现在家里的日子已经过得很像样了,他们只求儿女平平安安,出人头地与否都不重要。

秦家寨多了一个人,大家都没什么感觉,日子还是那样过。半个月后,秦洋的前女友上门,打破了秦家寨平静的日子。

秦洋在院子里看到一个月前和他分手的文小桃,脸一下就黑了,“你找来干什么?来看看我这个乡下小子是不是穷的吃不上饭?”

文小桃可怜巴巴地望着秦洋,“我走这么远的路来找你,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

在院子洗衣裳的金花婶子看不懂,这姑娘是什么意思?

秦澜一眼就看明白两人的猫腻,拉着金花婶子,“走,我们先出去转转,让他们自己说去。”

院子里的人都走了,只剩下秦洋,文小桃更大胆,几步走过去拉着秦洋的手,“你是不是怪我之前跟你说的气话?”

秦洋甩开她的手,“文小桃,咱们也不是第一天认识,直说吧,我已经退伍了,以后就是个没出息的乡下人,用不着你的关心。你还是留着力气去哄你的青梅竹马吧。你不是说他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吗?你不赶紧一点儿,等人家看上更好的姑娘,可就看不上你了。”

文小桃失声痛哭,“我发誓,除了你我谁都不喜欢,青梅竹马也是我说的气话,我真的爱你啊,我当时说要分手,是生气你自毁前程啊!你怎么就不理解我的苦心呢?”

秦洋看透了她,“承认吧,你在意的只有你自己,少拿我说事儿,我可不是那些轻易就能让你哄骗的傻子。”

文小桃眼睛都哭红了,“秦洋,你说话一定要这么伤人吗?”

秦澜和金花婶子走远了,从后山上绕过来,在后院里听到两人的谈话,金花婶子问,“这姑娘和秦洋处对象呢?”

秦澜小声回了一句,“听这个意思,秦洋和她吹了,她又找来了。”

金花婶子摇摇头,“好好的,怎么就吹了?”

“咱们别说话,再听听。”

文小桃一边抹泪一边说他们的过往,“你还记不记得,当时你受伤住院,我照顾你,你说我是个好姑娘,你追了我一个月我们才在一起的。咱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不过说了一句气话,你就翻脸不认人了?”

秦洋呵呵一声,“别说了,就当我当时眼瞎吧。你是护士,照顾病人难道不是你的工作?怎么?还要我秦洋感恩戴德?”

文小桃一抹眼泪,“好,你这么看不上我,我走!”

文小桃挎着她的行李,气哄哄地转身就走,还没走出十米远,她突然倒地,晕了过去。

秦洋还在发愣呢,秦澜和金花婶子赶紧把她抱起来。

金花婶子着急,“这姑娘怎么样了?”

秦澜检查了一遍,“晕过去了,应该没啥大事儿,可能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山路,累着了。”

金花婶子看了一眼这姑娘,是不是被他儿子气晕了?

秦清听说秦洋以前的对象找来了,下午下山来看看,看到文小桃,秦清笑出了声,“既然醒了就起来吧,浑身都是汗,我估计你躺床上也不舒服。”

文小桃红了脸,坐起来,“哎呀,我怎么在这里?不行,我要走!秦洋既然对我有意见,那咱们就算了。我文小桃也不是没人要。”

文小桃作势要走,却半天都没从床上下来。

秦清叫秦澜进来,秦澜推开门,“族长,怎么了?”

“这位姑娘要走,我看外面天都黑了,你找一只电筒给她。”

秦澜瞥了一眼文小桃,憋住笑,“族长,我现在就去。”

秦清慢慢悠悠地走了,压根儿没管文小桃。

文小桃坐在床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秦澜推门进来,“你叫文小桃吧,这是手电筒,送给你,不用还了。”

文小桃羞愤欲绝,“不用你们可怜我,我自己走。”

文小桃刚下床,刚迈出一步,又晕倒了,刚刚好躺在床上。

秦澜无语了,一个招用两次,傻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算了,秦洋的事情,让他自己解决。

秦洋听说文小桃刚醒过来,又晕倒了,冷笑道,“她这人一直是这样,总以为全世界就她最聪明。”

“我看她是个能折腾的,你赶快把她打发走吧,别碍着族长的眼。”

“今天太晚了,现在赶她走,别路上出什么事儿,明天早上让她走吧。等我把地里的活儿干完,再跟她说清楚。”

地里的活干完了,又要吃晚饭了,秦洋就把文小桃撂下了。

晚上,外面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吃晚饭,装晕的文小桃只能饿着肚子在屋里躺着。

文小桃听见外面的人吃过饭,又在聊天,再等了一会儿,外面的人都散了,听不到说话的声音。

难道秦洋真这么绝情?连看都不来看我一眼?

她听说秦洋要退伍回老家,她确实生气,好好地当着兵,以后再努力升职,光明的前途就摆在眼前,为什么要退伍?

退伍回老家,秦洋就是一个土农民。她好不容易跳出农村进医院当上护士,难道又要和他回乡下种地吗?

她不是没劝过秦洋,可秦洋一根筋,无论她怎么说他都不听。那时候她气的和他说分手,他一点挽留都没有,她如何不生气。

现在好了,她千里迢迢地来找他,他居然这样对她,还逼的她装晕,真是脸都丢尽了。

文小桃越想越生气,最后也不睡了,气的坐起来,她要出去和秦洋说清楚,她文小桃没有对不起他。

秦洋端着一碗面进来,重重地放在桌上,“吃吧,吃完咱们聊聊。”

文小桃气的不行,“秦洋,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文小桃哪里对不起你了?”

秦洋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捻了一根给自己点上,吊儿郎当地靠在桌边,吸了一口烟,眯眼看她,“脚踏两条船算对得起我?”

文小桃愣了一下,随后激烈反驳,“秦洋,你说要讲证据,你凭什么这么污蔑我?”

“证据?你和你那青梅竹马勾勾搭搭,你们那边的人都知道吧,你要叫我上门一家一家地请到你面前来和你对峙吗?”

文小桃矢口否认,“你简直血口喷人。秦洋,你怎么变成这副德行了?”

“我秦清一直就是这副德行,不过你文小桃一直没认识真正的我罢了。说这些没意思,你吃饭吧,吃完睡觉,希望我明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你已经不在这里了。”

文小桃抓起手边的枕头就朝秦洋扔过去,“流氓。”

走到门口刚拉开门的秦洋,接住枕头,顺手扔回去,“我流氓?文小桃,我们处这么久的对象,最多拉拉小手吧,你跟你的秦梅竹马写的情书,开头就是我想念你粉嫩的……”

“别说了!”文小桃喝止住他,“你什么时候看到的?你侵犯我的隐私。”

秦洋笑的很嚣张,“对啊,我就是侵犯你的隐私,你去告我啊。”

秦洋哼笑,“既然说到这里了,你说说,你怎么舍了你的青梅竹马,来找我这个乡下小子的?嗯?人家可是大学生啊,他不要你了?他都不要你,你怎么觉得我会要你?”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出这种捅心窝子的话,是个有自尊心的人都忍不了。

文小桃捏紧拳头,劝自己要冷静,“秦洋,你真的是乡下小子吗?乡下小子有这么好的房子住?家里能修得起这么好的路?你骗我你怎么不说?”

“呵呵,少转移话题,你是什么人你自己清楚,我也清楚,你就别演戏了,在我眼里,你的演技实在拙劣。”

文小桃瞪大眼睛看着秦洋就这么走了,不行,她不能失去秦洋。

望着桌上的那碗面,她几下吃完,端着碗出去,找到厨房,金花婶子一个人还在里面,她好像是秦洋的母亲。

文小桃眼睛一转,眼中含泪,“伯母,你可要帮帮我啊!”

此刻,厨房除了她们两个再无其他人,不知道文小桃说了什么,金花婶子送她回房休息,还给她端了一盆热水进去。

第二天早上,秦洋起床,刚走到院子里,看到文小桃和他妈在做早饭,心里一股气憋得她难受。

金花婶子看到儿子阴沉着一张脸,“你对小桃好一点。”

“妈!”

金花婶子不听儿子的话,“你听我的没错,不要等到以后再后悔。”

文小桃转头看了秦洋一眼,笑眯了眼。

秦洋冷笑,“我倒要看看,你要搞什么花样。”

秦清不耐烦下山,早饭是爱华送上来的,秦清一边吃饭一边听爱华说秦洋和那个文小桃的八卦。

“秦洋那么讨厌文小桃,我们都以为早上她就走了,没想到她居然和金花婶子亲亲热热地说话,秦洋在一边气的不行。”

秦澜一边给自己擦汗一边过来,“别说闲话了,族长,有方总的电话,有个大客户找上门来。”

秦清放下筷子,喝了一口水,“什么大客户?”

“客户有一家在澳洲做铁矿石贸易的公司。”

做铁矿石的,确实是大客户。秦清放下杯子,“等会儿把病历送上来。”

“好,一会儿我送上来。”

秦澜给方睿回了一个电话,那边早就准备好了,简单地把病人的情况说了一下,秦澜记下要点,“一会儿我把资料给族长,可以的话我再给你电话。”

方睿挂掉电话,赶紧给那边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杨总,秦家对说的铁矿石贸易公司很感兴趣,资料已经给过去了,我想,你们应该可以开始做准备了。”

方睿看着面前的病例,笑了笑,只要秦清肯接受的病例,就没有失手的时候。也就是这一点,才让那些富豪疯了一样砸钱。只要钱砸到位了,保住小命的机会就到手了。

秦清听起澜汇报了之后,扭头对秦澜说,“答应他们,让他们过来秦家寨。”

“好的。”

秦澜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方睿早有准备,“他们这时候已经上飞机了,到了上海之后,会转机到秦家寨。”

秦澜挑眉,“有上海到秦家寨的飞机?”

方睿肯定道,“人家说有,那肯定就有。”

挂掉电话,秦澜轻声笑了,这个世上的人啊,有钱的人是真有钱。

不管了,秦澜叫爱华帮忙,在寨子里收拾出一套房子,等杨立新来了,就住在这里。

文小桃好奇,秦澜她们收拾房间干什么?她问秦洋,秦洋一定不会搭理她,她转头去问金花婶子。

金花婶子听到了一句半句的,“好像是有病人要来找族长看病,你别乱走动,好好在家里呆着。你昨天都累晕了,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你身体好了,肚子里的孩子才会好。”

文小桃笑道,“伯母,咱们小声一点,这事儿我还没跟秦洋说呢。”

“那你赶紧说,秦洋不是不负责任的人,有啥矛盾摊开了说,他会体谅你的。”

“好。”

文小桃没有办法,秦洋的态度太坚决了,为了留下来,她只能跟秦洋的妈说谎,没想到秦洋他妈这么容易就信了。

等她找到机会,真和秦洋发生关系了,这事儿就板上钉钉了,也不算她撒谎。

文小桃小心地掩藏着自己的小心思,秦洋看见文小桃心烦,早早出门下地去了。

杨立新那边,接到方睿的电话,乘专机去上海,然后找关系弄来一架小飞机,降落在西南军区里面,他们从西南军区乘车赶到秦家寨的时候,不过下午三点多钟。

秦澜看到先下车的人是方泓,“你怎么来了?”

方泓使了一个眼色,“杨总出了大价钱,说动我爸,让我带他们来秦家寨。”

秦澜望着被保镖从车上抬下来的杨立新,“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大气!”

方泓瞥了她一眼,跟谁不知道你们得了多少好处似的。

杨澜笑着迎过去,目光短暂地停在他金光闪闪的轮椅上,“杨总,听说您是美籍华人,应该说国语吧?”

杨立新点点头,眯眼看她,“你就是秦澜秦小姐。”

“杨总好眼光,您舟车劳累,一定辛苦了,先在这边屋里休息一下,我去请我们族长过来。”

杨立新点点头,“恭候大驾。”

“到了?”秦清还挺惊讶,挺快的嘛。

“这可是自己的小命,花了大价钱乘专机过来,还砸钱让方泓带路,可不得抓紧时间嘛。”

秦清笑了,“我看你今天说话语气不对劲啊。”

秦澜耸耸肩,“是啊,我这是嫉妒有钱人嫉妒的眼睛都红了,让我嘴上爽快两句。”

秦清笑了,抱起花花,“走,我们下去见见,看看他到底多有钱。”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