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第 105 章(1 / 1)

进入腊月后,秦清打电话回宝山县,问大家到秦家寨的日期,她到时候好叫方叔去码头接他们。

没想到大家知道秦澜已经在秦家寨了之后,都请她帮忙买一些猪肉,腌腊肉、做香肠,秦澜一个个统计下来,好家伙,得有三千多斤。

秦清在秦家寨忙着酿酒,秦澜手里暂时没有其他工作,因此,每天都去镇上的肉联厂买肉,头几天,肉刚宰杀好后,刚送到门口,直接被秦澜包圆了,交钱开车拉走。

多几天后,镇上的人有意见了。肉联厂是不是偷懒了?怎么不多宰杀几头猪?

去年包产到户,秋收交完农业税后,家家户户都有不少余钱,正想趁过年的时候给家里改善一下生活,结果没有肉卖了。

大家想消费一把的心被阻断了,兜里的钱花不出去,怎么能有这种事?

肉联厂现在的厂长和秦家也是老熟人,以前没少卖猪崽儿给秦家。厂长听说秦家把肉包圆了,隔天秦澜早上去肉联厂的时候,厂长的秘书请她进去。

“厂长好啊!”秦澜笑着跟他打招呼。

“你买到肉倒是好,我这个肉联厂厂长整天挨骂。”

秦澜笑了,“对不住您,你也知道咱们去年一年都在修路,过几天族人们陆续要回来过年,大家都想念这里的腊肉,一家家要的都不少,我也没办法啊。”

“得了,看在大家都是熟人的份上,你说,你还要多少肉,我给你计划着,我让人宰杀好后,你们直接拉走,你看行不行?”

“那当然好了,这样我也不用每天起大早来买肉。我也要的不多,您再给我三千斤猪肉就行,猪头、猪脚、排骨这些不算啊。”

“要的数量可不少。”

“没有?”

厂长瞪眼,“怎么会没有?去年包产到户家家户户粮食都有多的,我们下面的养猪厂也多喂了猪。”

“那就好,您算算要多少钱,我直接跟你们会计结账,现场给钱。”

“票呢?”

“您可别蒙我,现在没有肉票也能买肉。”

“没有票现在要卖一块五六一斤,多三四毛钱呢,不划算。”

“没关系,多就多吧。”

“哼,你们秦家现在真是富裕了,三千斤肉算下来要多好几百块钱呢。”

秦澜笑笑没说话。

这边肉联厂答应卖肉,明天宰杀好后,答应给他们送到秦家寨去。

“让我也开开眼,听说你们秦家寨里面都修起小洋楼了,我这个土包子还没见过呢。”

解决了肉,秦澜还要买腌肉的配料,特别是辣椒粉。

他们需要的量大,镇上估计不好买,从肉联厂出来,秦澜直接去市里。下午,拉了一车盐巴、辣椒粉、花椒、酱油等调料回家。

金花婶子听说明天肉联厂要送几千斤肉过来,“哎哟,咱们家腌肉的木盆子可要不够用了。”

“木桶不够用没关系,家里买了不少厚的那种塑料布,到时候直接在上面腌肉,用完了把塑料布洗一洗就行了。”

“这样也行,咱们家人少,明天要腌那么多肉,我看还要找人帮忙才行。”

“这个我回来的时候通知了李大锤媳妇儿,让她明天找几个人来帮忙,工钱两块钱一天。”

“好,我知道了,族长刚才在叫你,不知道有什么事儿,你过去看看。”

“哎。”

秦清叫秦澜没什么大事儿,她突然想起,让她通知秦各、秦渊他们来秦家寨过年。

“你问问他们时间,如果他们要在家里过年,那就提前一点时间过来,过年前就能赶回家。”

“您叫他们来,估计他们会留在秦家寨过年。”

“他们如果要在秦家寨过年,那就叫他们家里人都来,都是秦家人,还是我徒弟,也不算外人。”

“哎,我明天去镇上打电话。”

秦澜又说,“咱们这里没个电话还是不方便,要不我去问问,看能不能请人把电线牵进来。”

“你去吧,账上的钱够不够用?”

“够,咱们这里也不算远,我之前打听过,单独牵一条电线进来,可能要几千块钱,牵电话线进来可能会贵一些。”

“嗯,你看着办。”

秦澜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决定明天给肉联厂结完账后,就去办这个事儿。

双峰镇早就通电了,但因为用电贵,双峰镇周围的大队,只有大队部通电,社员家里很少通电的。他们这里不算远,从双峰镇牵电线进来不难办。

这个时候才下午两三点,秦锦和秦锋睡了午觉后,叫上他们的狗兄弟又往山上跑。

小黑他们不是普通的狗,特别聪明,两兄弟配合着三只狗,抓会飞的野鸡有点困难,抓兔子一点不难,只要进入他们视线的野兔,很少能跑得掉。

山上好玩,两个臭小子撵兔子上瘾,每天吃了饭就往山上跑。

“哥哥,我看到前面草窝子有白色的,看着像兔子耳朵,一闪又没有了。”

秦锦看过去,“你说那边?”

“就是那里。”

秦锦朝弟弟指的地方跑过去,在树下的草窝子里发现了兔子屎,秦锦几下把兔子洞门口的落叶清理干净,“这是个兔子洞,叫小黑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出口?”

“好,我去。”

狗的嗅觉灵敏,小黑、小灰、小白分几个方向去找,以这个兔子窝的出口为半径,周围一百多米远的地方发现了四个洞。

秦锦熟练地把兔子窝周围的地上的树叶清理干净,弄出防火带,再烧起柴火,等火燃起来,丢一些湿的柏树枝在火堆上,很快浓烟起来了。

浓烟跑进兔子窝里面,兔子被赶出来,三只早就蹲守好的大狼狗凶狠地扑过去,一窝兔子被一网打尽。

“哈哈,这一窝兔子可真肥啊!”

秦锋笑眯了眼,“让胡奶奶给我们做烤兔子,我要吃兔子腿儿。”

秦锦把兔子塞到有盖子的背篼里,再把盖子盖上,锁住。这是秦林怕兔子跑了特意给他们加的盖子。

“走吧,我们回去。小黑、小白、小灰真能干,回去分肉给他们吃。”

“不给小黄吃,每次它啥也没干,就在家里趴着。”

“还是给一点吧,它帮着照顾花花呢。”

“好吧。”

两兄弟又是大丰收,两个五岁多的娃,在狗狗的帮助下,辛苦地把兔子弄下山。

秦锦擦了一下汗,唉,抓兔子好玩,带兔子下山麻烦。

“胡奶奶,我们回来啦。”

“哟,今天抓了六只兔子啊。”

秦锋得意道,“我们捅了一个兔子窝。”

“真能干,走的时候有没有把火灭干净?”

“灭了,按照秦林爷爷教我们的,都灭了我们才走的。”

“真是乖孩子!这个兔子你们打算怎么吃啊?”

两兄弟齐声道,“烤兔子。”

“行,现在时间还早,我先给腌上,其他的兔子晒成风干兔子吧。”

“好呀。”

晚上,秦清家后院晾兔子肉的竹竿上,又挂了几只兔子。

秦锦和秦锋乐滋滋地望着后院的兔子,两兄弟仰着头对兔子肉指指点点。

这几只给宝山县的外公外婆,那几只给军区的爷爷奶奶,还要给豆豆哥哥,还有舅舅……

两兄弟现在才读一年级,他们脑子转得快,两位数的加减已经没有问题了。这几天抓回来的兔子,被他们安排的明明白白。

第二天上午,肉联厂开着小货车把肉送进来,骨头和肉都剃干净,分开。

“知道你们要做腊肉,所以排骨上的肉就没剃干净,可以用来做腊排骨。”

“好,谢谢您呢。”

猪脚、猪头、猪排骨等,还有三千多斤的猪肉,算下来一共花了将近五千块钱。

会计在算账,厂长背着手在秦家寨走了两圈,好地方啊。

进来的时候他看见外面路边好宽一片土地,山上还有小溪流下来,在这好山好水的地方隐居二十年,逃过了□□,逃过了□□,前几年形势已好转,马上又抓住机会,把族人全部送回去,秦家的族长也是好打算啊!

有这样的当家人,何愁家族不兴旺!

结完账,送肉联厂的人走后,秦澜把腌肉的事儿交给胡婶子和金花婶子,她要去找人商量牵电线的事儿。

先去找镇长,镇长说这事儿他们办不了,要去县里找电业局的人。

秦澜又去县里,电业局说,要安电线必须要镇上递条子过来,他们这边还要审批,还要走流程,总之,反正今年安不了。

秦澜也不是第一天出来办事了,东边不亮西边亮,她从电业局出来,去县委找了一个人,那人知道秦家。秦澜找过去说明情况后,她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电业局的局长表示,一定在年前把事儿办好,争取让农村的社员同志早日用上电。

秦澜再去电业局,刚才对她推三阻四的人马上换了一副脸孔。

“嘿嘿,你认识县委的人早说嘛,他们帮个忙,估计审批很快就下来了。明天我们去实地勘察,算好费用后,你们交完钱,后天就能开始安装。”

秦澜微微一笑,“辛苦你们了,那我们明天就在双峰镇等着你们?”

“好,我送秦同志出去。”

秦澜上车,挥挥手走了。

那人回办公室后,周围的同事都来打听,“什么来头?”

“就是,都快过年了,还给我找事儿,真是没眼色。”

“什么来头不清楚,我刚才送她出去,她坐的小汽车,还有司机,我看车牌是北京的。”

办公室里的人倒吸一口冷气,“我的天,小汽车,还是北京的。”

那人看了同事们一眼,“明天好好工作,别看人家是乡下地方就甩脸色。”

“你们不知道吧,双峰镇去年修了一条崭新的水泥路,我们家离双峰镇近,我还去看过热闹,咱们县城都没有那么好的路。”

“真的?”

“我估计要拉电线的估计就是那家人。”

“一家人有钱修水泥路?那得多有钱?假的吧。”

“是真是假,明天去看看就知道了。”

第二天,电业局的人看到通往秦家寨的那条水泥路,眼睛都瞪大了。

秦澜在路口等他们,跟他们说山里面的情况,原来鼻孔朝天的几个人,今天态度特别好。

秦澜微微一笑,“我带你们先走一圈吧,你们算算,要多少电线杆子,多少电线。”

“好,你带路,我们在后面跟着。”

秦澜看了一眼他们的自行车,“要不你们把自行车放在镇上,我们挤一挤坐车进去,你们看怎么样?主要是进去有七十公里的路,开车快一点。”

“那好,今天也让我蹭一回小汽车坐。”

方红旗开车,为了让他们观察进山的路况,他车子开得慢,有时候还要停下来让他们下车看看。

就这样,他们到秦家寨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金花婶子做饭,请电业局吃了一顿,有回锅肉、有□□,这是一顿大餐啊!

几个城里来的人,吃的头都抬不起来。

饭桌上,他们当然也问起秦家寨的情况,怎么住在山里?还要拉电线,这个可不便宜。

秦林笑着简单说了一下秦家的情况。

这些人一听,哟,这两座山都是秦家的,这以后是要传给子孙后代的,路和房子都修这么好,再拉根电线,没毛病啊。

几人羡慕的不行,这乡下宽敞的地方住着,有这么好的房子,就算住的远一点那有什么,路这么好还有车,去哪里都方便。

秦林听他们恭维,也觉得心里很爽快,他们乡下的日子可不比城里的差。

下午送他们出去,花的时间比进来还多,一路上走走停停,到镇上都快天黑了。

领头的那个人跟秦澜说,“地方我们已经勘查好了,明天我们上班就找领导批条子,你们来电业局交钱,快的话,后天我们就会来安装。”

“好的,辛苦各位了。”

第二天,秦澜去电业局交完钱,很快,电业局的工人就来了。

前后花了十几天,终于把电送进了秦家寨,后面几天,再给家家户户通上电,族学那里和秦清家里安上电话,腊月二十几号就搞完了全部工作。

完成工作那一天,秦家寨的腊肉也晒好了,秦澜做主,每个工人送了一斤腊肉。

“谢谢你们大过年的还下乡来工作。”

收到肉的几个人脸上笑开了花,“不客气,不客气,都是应该的。”

这几天在秦家寨安电,每天看到坝子里晒着的一排一排的腊肉,可把他们馋得不行,没想到主人家这么大方,还给他们每人送了一斤,这一趟来的值当。

腊月二十四过小年,族里的人陆续到了秦家寨。

最先来的是放寒假的那些大学生,不用方叔去接,一群年轻人坐车到双峰镇后,自己走路去秦家寨。

他们之中有暑假来过的,一路上特别兴奋地跟大家介绍,路特别好啊,寨子里的房子修的特别漂亮啊。

“行了,别说了,等会儿我们进去就知道了。”

秦浩叫住他们,“等会儿,我们去买几个包子垫垫肚子,进去还有七十公里的路要走。”

“那多买点,我肚子都饿了。”

“我找服务员加点热水,路上渴了喝。”

“秦浩?”

秦浩转头,看到一个三十出头穿着干部装的人在叫他,看着有点眼熟,“你是?”

“我是李阳啊,你记不记得,六六年的时候,我们串联去北京。”

秦浩想了起来,“哦,是你啊,你现在在干嘛呢?”

“我高中毕业进了农业局,现在在县城工作。”李阳微微挺起胸膛,很为自己的职业骄傲,“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秦浩嘿嘿一笑,“我啊,不值一提,前几年考上了大专,以后还不知道干嘛呢。”

李阳勉强笑道,“那你真是前途无量啊,以后有机会要照顾照顾老朋友啊。”

“哈哈,你现在都是干部了,我哪里敢说照顾你。”

“以前就想问你,你住哪个大队?”

“我啊,就在前面,秦家寨你听说过吗?”

“秦家寨,修水泥路那家。”

“对,就是那里,那是我们的老家。”

“真的?那我过完年找你玩。”李阳听说秦家寨里面修的可好了,可惜啊,没机会进去。

“我年后没空,要回家,我家在宝山县。”秦浩一拍脑袋,“估计你不知道宝山县在哪里,反正距离北京不远。”

李阳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哦,那你忙,我要回家了,估计我爸妈媳妇儿等着我吃午饭呢。”

李阳一走,旁边一个小家伙怼了秦浩一下,“秦浩哥,你跟他说那么多干嘛呀?两个大男人站在街上尬聊,我都替你们尴尬。”

秦浩叹了一口气,“这是哥的青春啊,你不懂。”

“戚,你现在不是正青春吗?”

秦浩嘿嘿一笑,“小子,会说话,有前途哈。”

小家伙哼哼一笑,“那你看我高中毕业去秦汉哥手下的工厂上班,行不行?”

“不行,必须考大学,考不上你爸妈能揍懵你。”

“我成绩不好,考不上大学呀。”

“你成绩再差能有秦漾差?”

秦漾听到这话不高兴了,“我数学差但是我英语比他好啊。”

“算了,算了,大哥莫说二哥,两个学渣,好好努力吧。”

买了包子,背上水壶,一群人叽叽喳喳边说边笑,一路往秦家寨去。

到了秦家寨,大家哇地一声叫出来。

“我的娘勒,这房子修的真好。”

“啊啊啊,我喜欢族学的房子。”一个小家伙跑到族学这里,兴奋地指着族学的大门。

秦浩望着大气的实木牌匾点点头,“真气派!”

他们暑假走的时候,族学的房子还没修好呢。

秦澜听到动静,笑着跟他么打招呼,“来啦,大哥、大嫂,咱们家房子在这边。”

“来了,来了!”秦浩背起行李往山上走。

“我也要回家,秦澜姐,我住哪儿?”

“你去看看族学门口,那里贴着一张安排表,你们去找找自己家。”

“我看到了,我家在七号楼,七号楼在哪边?”

“我家在23号楼!”

“……”

找到自己家的房子,大家一哄而散,秦澜喊了一声,“你们等会儿下来吃饭。”

“知道了。”

后面几天,每天都有人来,秦浩缠着方叔要学开车,其他小伙子大姑娘听见了,也要学,方红旗忙着去接人,哪里有空。

接人没空,车子回来了,总有空闲的时候吧。

只要车子停在坝子里,一群人哄抢着要爬上驾驶座。

还别说,过完年回家,族里真有几个人学会了开车。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