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 88 章(1 / 1)

杜明德他们连夜下山,天刚亮的时候,他们到了山下军营。

负责接他们的人看到杜明德晕乎乎的样子,脸色一沉,“发生什么事了?”

“领导,路上遇到麻烦了,咱们差一点就……”

秦雪打断他们,“快别说了,赶紧叫医生过来,给专家还有杜明德看看,有没有事。”

专家连夜赶路也累的快倒下了,他摆摆手,“我没事儿,主要给杜大师看看,他被老虎咬伤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送医院啊。”

几个士兵忙活着把杜明德送到医院,秦雪在医院守着。军方这边,确认专家没事儿后,先把人带走。

回到部队,几个同行的士兵被叫过去,“这条线路你们都走熟了,怎么会出现这种失误。”

领头的江民喝了一口水,缓解了一下心情,“我们遇上人劫杀,我们敢断定,这是有预谋的。”

“什么?”领导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军队这边还在商量,秦雪安顿好杜明德之后,找个有电话的地方,一个电话打到秦宅。

“喂。”

“师父,杜明德受伤了!”

电话接通,听到师父的声音,秦雪说话间带上了哭腔,就跟小孩儿找大人告状一样。

秦清坐直身体,冷静道,“怎么回事,你好好说。”

秦雪克制住想哭的心情,把昨晚上的事情都说了一遍,重点照顾那三个来刺杀的人。

“他们肯定是有预谋的,那条线路我们走过很多次,但是每次都会稍微绕一点路,换一条和上次不一样的路线下山,不是自己人根本就不会知道。”

“你们怀疑刺杀的人就在东北?”

“嗯,我们昨天都已经翻过山了,早就过了国境线,国外的探子肯定不会跟到国境线内。而且,他们还有小动物帮他们当眼线,国外的探子没有这个习惯。”

“小动物?什么样的小动物?”

“就是那种黄的,白的,样子不大,还会爬树,叫起来唧唧的……”秦雪突然想起来,“就和家里小黄差不多。”

秦清比秦雪更早反应过来,在东北那块地方,和她有仇的,还养小动物的,除了黄文胜,她想不到其他人。

“你们等着,最迟后天我来找你们。”

秦雪想起师父的身体,“您别来了,我把消息告诉部队那边,让他们查。”

秦清冷笑一声,“照顾好杜明德,等我来。”

秦清挂掉电话,通知方红旗,她要去东北。

方红旗麻爪了,唐副师长把秦局长看的紧,最多让她去一趟单位,去东北这么远的地方,他做不了主啊。

趁秦局长回屋收拾东西的时候,方红旗赶紧给唐副师长打电话。

唐怀野接到方红旗的电话后,让他先稳住秦清,他会马上赶回来,同时让他给秦副局长打个电话。

“哦,好的,唐副师长您尽快回来,唐老爷子和夫人送秦锦、秦锋上幼儿园去了,胡婶子买菜去了,家里只有秦局长一个人,我看秦局长脸色很不好看,我估计拦不住。”

“知道了。”唐怀野挂掉电话,马上往家里赶。

方红旗赶紧又给秦渊打了一个电话,秦渊也赶紧往师父这里跑。

秦清收拾好简单的行李,去后院找小黄。

早上天气还算凉快,它正趴在高高的香樟树树杈上,秦清站在树下面,只看的见它油亮顺滑的长尾巴,惬意的一甩一甩的。

“小黄,下来。”

小黄低头看到树下的秦清,顺着树干,利索地爬下来。

“唧唧。”

“我一会儿要去东北,你跟着我一起去。”

“唧唧?”

“你的前主人家,不讲道义,敢欺负我徒弟,这次我是去报仇的,你上次估计下手轻了,我这次就去让他们长长记性。”

秦清转身走了,小黄歪头想了想,也跟着跑过去。

它现在和一年前相比,大不一样了。才来的时候,它毛发干枯,现在油光水滑的,方若冬天特别喜欢抱着它,肉嘟嘟,特别暖手。

秦清提着行李箱走到前院,被秦锦他们留在家的小黑、小白和小灰,都跟秦清往前面跑,小黑还一个劲儿地拿嘴巴去拱秦清手里的箱子。

小黄偷懒不想走路,一下跳到小灰背上,让小灰驮着自己。

三只狼狗基因好,整条南门胡同,找不到比他们还壮实的狗,半人多高,一百多斤重,一般人远远看见了,都要躲着走。

方红旗看到秦局长已经出来了,急的不行,唐副师长和秦副局长都还没有赶过来。

他赶紧接过秦局长手里的箱子,放到后备箱里,“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我回屋拿点东西。”

“你快一点。”

“好。”

方红旗在秦宅里也有房间,他跑进屋里,尽量拖延时间,等唐副师长他们赶紧来。

秦清坐进后座,小灰自己爬上车,小黑也从另外一边的车门爬上去。

秦清一左一右都被占了,小白特别聪明地爬到副驾驶上趴着。

方红旗在屋里急的走过来走过去的,过了一会儿,他听到门外有汽车的声音,猜到应该是唐副师长他们回来了。

方红旗跑出来,刚好看见唐副师长跳下车。

紧接着,秦副局长骑着自行车也到了。

“清清,你去哪儿?”

秦清瞟了一眼紧张的方红旗,“去东北,杜明德那里出了点事儿,我去解决。”

“他们都多大的人了?出事儿还要你去?他们白吃这么多年饭了。”

“这是我的事儿,必须要我去。”

“我不同意,你孕吐好了才几天?一坐车你肯定会晕车想吐。”

秦渊满头大汗地跑过来,“师父,让我去吧,我能处理。”

“别,咱们师门要留着你当老好人,坏人还是我去做。”

“清清……”

“你们听我的,我这次去,要断了黄家的念想,这可不是一般的得罪人。”

秦渊吓得张口结舌,“师父,这,这不用吧。”

“如果秦雪没猜错,黄家人为了上位,要杀了秦雪他们,更不要说,这里面还有秦雪他们要保护的目标人物。这样的人,为了上位不择手段,更不能让他们有作恶的本钱。”

秦清拉着唐怀野的手,“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秦渊想了想,“师父,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我一个人可以。”

唐怀野扭头看了一眼秦渊,跟秦清道,“好吧,让我同意你去东北也行,带上秦渊。”

秦清只能点点头,“好。”

秦渊看了一眼后座拥挤的情况,直接把副驾驶上的小白拖下来,自己上去坐着,小白凶狠地朝秦渊龇牙。

秦渊挪了挪脚,“上来吧,或者你去后面坐。”

“汪!”小白跳上车,后腿着地,前腿趴在秦渊的身上。

方红旗见他们谈好了,赶紧上车,开车送秦局长去火车站。

唐怀野回屋打了一个电话,秦清到火车站的时候,那边有人等着接待她,“秦局长,装货的车厢还有位置,您的车也可以拉到东北。”

“好的,谢谢。”

秦清下车,身边跟着三条半人高的狼狗,其中一条狼狗身上还有一只黄皮子,去站台的路上,周围人都围着她打量。

秦渊提着师父的箱子跟在后头,方红旗没跟着她,照看汽车去了。

秦雪给师父打完电话,心里好受多了,回到病房,杜明德已经睡着了。

她也一天一夜没休息了,趴在病床边,也睡了过去。

东北驻军那边,接到北京的电话,神秘事务局的秦局长亲自来东北了,现在已经上火车了,不出意外,今天晚上就会到,最迟明天上午。

啥玩意儿?那么脾气死臭死臭的秦局长?

挂掉电话后,他赶紧把江民叫来,“你们赶紧去找秦雪和杜明德,问问他们有什么证据,你们动作快一点,最好在今天晚上之前把事情解决了。”

“好好,领导,我们现在就去。”

秦雪和杜明德在医院睡的正香,就被一阵敲门声弄醒。

“江民,你们来医院干嘛?”

“嘿嘿,能干嘛?来看看你们呗,毕竟咱们合作这么多次,也算是朋友。”

秦雪哦了一声。

杜明德脑子更灵,“你们和我们一样,都一天一夜没睡觉了,不着急回去休息,来看我?”

江民无奈道,“我们也想休息,这不是还有任务没完成嘛。你们老实说,是不是已经猜到了昨晚上袭击我们的是谁?赶紧说出来,哥哥现在就带人去报仇。”

秦雪和杜明德对视一眼,“我们不知道。”

江民急的跳脚,“不可能,你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北京国安那边来电话了,说是你们师父来东北了,现在这个时候都已经上火车了。”

杜明德看了一眼秦雪,“我怎么不知道师父来东北了?”

秦雪眨了眨眼睛,“你上完药睡着了,我给师父打了一个电话,听我说完后,师父就知道是谁,她说她来处理。”

杜明德笑出鹅叫,激动把病床拍的咚咚作响,“哈哈,我师父来了,那几个藏头露尾的龟孙子,看大爷不掀翻他们的老巢。”

“快告诉我,秦局长是怎么猜到的?”

秦雪老实说,“我说昨晚上袭击我们的人里面,有人会控制小动物,像是我师父家养的小黄。”

江民崩溃了,“姑奶奶,你说话别说一半啊,小黄是什么?”

杜明德说道,“黄鼠狼啊。”

“黄鼠狼?”

秦雪肯定地点点头,“黄鼠狼。”

秦雪和杜明德不知道东北这边的情况,江民他们长期在东北这边混,对本地有哪些小秘密可是清楚得很。

江民回头问几个兄弟,“我记得去年,咱们和黄文胜他们合作过吧?他家里有黄鼠狼?”

“对,合作过,帮我们搞到过一份文件,咱们司令员,一高兴就给他写了推荐信,让他去北京神秘事务局当副局长。后来不知道怎么又回来了,然后搞了一个什么北玄会。”

秦雪不知道这事儿,“副局长一直是我三师兄秦渊。”

江民意味深长道,“这可能就是问题所在。”

杜明德很快想明白了,“这些人还有没有良心?有事儿不能正面来?要是昨晚上我们没有准备,我们连带好不容易弄回国的那个专家,都得死在那里。”

“死了才好,这样你师父就得下台。”

江民出身不错,从小跟着叔伯混着,那都是人精,耳濡目染的,不用特地去学,对这些弯弯绕也熟络的很。

“你们现在医院休息,我们找人把黄文胜请过来问问,肯定不会让兄弟几个白吃亏的。”

杜明德咬牙,“别忘了昨晚上的那只老虎,要不是小雪反应快,咱们几个都活不了。”

江民拍拍他的肩膀,带着兄弟出去了。

因为江民他们动作快,秦清晚上到东北的时候,昨晚上参与行动的几个人全部被抓。

几个人都说昨晚上自己在家睡觉,根本没出过门,江民冤枉他们。

江民他们即使知道是黄文胜他们搞得鬼,没有证据,黄文胜他们自己又否认的情况下,他们也不敢拿黄文胜他们怎么样。

杜明德知道师父要来,下午跛着脚从医院里出来,在大门口等着师父。

秦清下了火车之后,方红旗把车开车火车出站口等着。秦清和秦渊带着小白、小黑、小黄、小灰上车,直接往驻军的营地去。

“师父来了!”秦雪远远看到车子开过来,车牌号是她师父家的。

秦渊先下车,秦雪和杜明德连忙叫人,“三师兄!”

秦渊点点头,打开后坐的车门,小白、小黑,小灰驮着小黄依次下车。

秦清最后下来,秦雪赶紧跑过去扶了一下,“师父,你来了。”

“嗯,人呢?”

“黄文胜他们被请过来了,江民他们还在审,黄文胜不认。”

秦清冷笑一声,“他们不是手段多的很吗?遇上黄文胜就不灵了?”

秦雪没敢说话。

秦清看向杜明德,“腿怎么样?”

“没伤到骨头,养几天几天就好了。”

“那就好。”

秦清扭头看秦雪,“带路!”

秦雪扶着师父走在前面,杜明德直接趴在三师兄背上。

杜明德贱贱道,“辛苦三师兄了!”

江民还在纠结要不要下狠手,外面的人来报信,“秦局长来了。”

黄文胜脸上闪过慌乱的神色,被敏锐的江民捕捉到了。

江民讥笑一声,“有些人就是死鸭子嘴硬。”

江民大声喊道,“请秦局长进来。”

秦清还在后头,秦家的三只大狼狗跑在前头开路,狼狗又高又壮,龇牙的时候露出尖锐的牙齿,吓得江民都倒退一步。

“我去!”

秦清走进来,淡淡地看了一眼黄文胜,“别来无恙啊!”

趴在小灰背上的小黄,支起身子,唧唧地叫了两声。

黄文胜一下认出来了,这是他家供奉的黄大仙。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读者“傻乀乀”,灌溉营养液+12021-07-0221:56:48

读者“拖延症晚期”,灌溉营养液+22021-07-0218:23:03

读者“柒笭笙”,灌溉营养液+72021-07-0217:14:46

读者“奇異喵”,灌溉营养液+12021-07-0201:17:26

读者“云少”,灌溉营养液+92021-07-0200:40:04

读者“云少”,灌溉营养液+12021-07-0200:39:37

读者“jojo”,灌溉营养液+12021-07-0123:54:05

读者“jojo”,灌溉营养液+12021-07-0123:53:46

读者“柠檬少年”,灌溉营养液+52021-07-0120:56:30

读者“奇異喵”,灌溉营养液+12021-07-0115:57:11

读者“〆薰衣草丶淡墨了记”,灌溉营养液+202021-07-0113:32:38

读者“很喜欢你呀”,灌溉营养液+102021-07-0108:16:48

读者“nicola”,灌溉营养液+102021-07-0102:35:38

读者“宁静致远”,灌溉营养液+202021-07-0101:30:33

读者“星辰漫天灿烂”,灌溉营养液+202021-07-0100:46:08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