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 77 章(1 / 1)

这次对抗赛,不只北京和西南军区的领导在关注,全国其他军区也派人过来学习交流。

出发前几天,师兄弟几个,连王玄之心里都有一点没底,连训练都提不起劲儿,心里担心,他们到底比不比得上红方的侦察兵?

“师父?”

“嗯?”

秦雪年纪小,不怕把心底的害怕说出来,“我们输了怎么办?”

“输了就输了?还能怎么办?我难道会把你们几个不争气的逐出师门?”

“您会吗?”

“看你们表现了。”

秦雪可怜巴巴地望着师父,原本指望师父能减轻一点他们的心理压力,但是听了师父的话,她怎么感觉压力更重。

秦清现在肚子已经很大了,再加上天气炎热,她难受的连话都不想多说。

看到族长皱眉,秦澜赶紧把他们几个叫走。

到了院子里,秦澜脸色一冷,低声训斥道,“你们年纪也不小了吧,族长该教你们的都教了,怎么着?还要手把手带着你们?真当自己是三岁小娃?明知道族长现在身体不舒服,还尽给她找事儿,要你们这群弟子有何用?”

王玄之他们被秦澜训得头都抬不起来,秦雪大着胆子去拉秦澜的衣角,“秦澜姐姐,我们不敢了,你别生气。”

“哼,我才不生气,我替族长生气。”

王玄之担起大师兄的职责,“你回去让师父别操心,我们几个自己看着办,绝不让师父丢脸。”

王玄之带着师弟师妹们回宿舍那边,关上门,屋里只有他们几个。

“老三,你脑子聪明,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秦渊就等他说这句话,“我认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既然是侦察兵,那肯定有他们训练模式,我们去找师公打听打听,你们看怎么样?”

秦格认同,“我觉得可以,别人不知道我的行事套路,我们却对他们了如指掌,从这来看,我们的胜算就比他们大。”

“那咱们就说定了,大师兄,你负责去找师公。”

王玄之点点头,“你们等着,一会儿我就去军区找师公,你们也别闲着,莎莎和小雪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们赶紧给她们补一补,等进入战场,咱们想帮都帮不上忙。”

“我们知道,大师兄你先去忙。”

唐怀野刚下班就被王玄之拉到宿舍,一听他们居然找他打听侦察兵,唐怀野笑了笑,“不错,还知道主动出击,我以为你们只会着急上火在家里跳脚。”

王玄之几人脸上一红,他还以为他藏得好,没想到师公也看出来了。

“得了,我抓紧时间给你们讲讲常规侦察兵的套路,你们自己参考参考。”

唐怀野针对侦察兵几种常见的战术给他们讲清楚,还给他们提建议,根据他们的长处应该怎么和队友配合。

“你们几个在家里闭门造车是没用的,我要是你们,就跟着队友进山磨合磨合,这样,在真正的战场上,你们配合才会默契。”

“谢谢师公指点,我们知道了。”

从王玄之宿舍出来,唐怀野回家,洗完手,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媳妇儿。

“今天感觉怎么样?”

秦清懒懒地睁眼,“还行,就是腰酸的很。”

唐怀野的大手轻轻摸了一下媳妇的肚子,一脚踢到他的手掌心,他惊讶地望向秦清。

秦清被踢疼了,皱眉,“这几天两个孩子特别活泼。”

又是一个大惊喜,唐怀野声音都颤抖起来,“两个?”

“嗯,开始不明显,月份大了,我把脉才发现肚子里是两个。”

唐怀野听到这话,开心地咧嘴笑,过了一会儿,他又着急道,“生两个孩子是不是比生一个孩子风险大?”

秦清握住他的手,“别担心,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

两个小家伙要是敢在她生产的关头闹脾气,她非得打他们屁股不可。

秦清的话并不能让唐怀野安心,第二天,唐怀野中午午休的时候跑了一趟军区医院,找妇产科的医生打听,于是,下午大家都知道,唐怀野的媳妇儿怀的是双胎。

田雨:“你这孩子,怎么不跟我们说,刚才听说你怀了双胎,把奶奶急的呀。”

方若确实着急,女人生一个都难,生两个还不得难死了?

“我也是这两个月才发现的,开始感觉怀两个也没什么感觉,这两天两个孩子在肚子里活动起来,我才觉得有点难受。”

“以后有什么事儿要说,别自己闷在心里。”

“嗯。”

秦清肚子里有两个孩子,唐德生老两口特别高兴,现在唐家第四代只有一个豆豆,做老人的,就期盼儿孙满堂。

老两口一高兴,给秦清送了两块金镶玉的玉佩。

秦清推拒,“您两老不用这么破费,我给他们准备了玉佩的。”

唐德生摆摆手,“我知道你做的玉佩是好东西,以后孩子戴你做的玉佩最好,这个只是我们的心意,你收着就是了。”

既然老人都这么说了,做小辈的,直接收下就是了。

王玄之那头,直接找上这次对抗赛蓝方的其他士兵,他们交流了一上午,下午直接去最近的山林里,摆开阵势,让他们亲眼见识见识什么叫迷踪阵、什么叫困阵、什么叫示警阵法。

这些阵法让他们大开眼界,同时,他们也给王玄之提了一些意见,做一些改进,让效果更好。

后面两天,他们按照原定计划分成三组,王玄之他们分别加入三个小组,三个组先搞起了对抗赛,你坑我一下,我坑你一下,大家渐渐有了默契。

到对抗赛开始的那天,红蓝双方从不同的地方进入丛林深处,互相的目标是消灭对方有生力量,夺取对方阵地。

他们进山的时候,秦清双手撑着后腰在院子里散步,“王玄之他们要搞几天?”

“听说限定五天的时间。”

秦清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才停下来休息片刻。

秦澜端来一碗刚切成小块儿的苹果,秦清吃了一块,“我看用不了五天。王玄之他们发挥好的话,估计两三天就能结束对抗赛。”

秦清虽然对几个弟子有些地方不甚满意,但是几个弟子,无论年纪大小,学习都很认真,这几个在丛林里的常用阵法,连天分最差的秦雪,都掌握的七七八八了。

没想到事情还真如秦清,三天后,王玄之他们俘虏红方全部人马,占领对方阵地,以全胜的成绩结束战斗。

所有围观对抗赛的人都不敢置信,就因为蓝方阵营换了两个侦察兵,结果差距就这么大?

赛后总结,双方人马的领头人都被叫到一起。

“你们说说怎么输的?怎么赢的?”

红方的人也摸不着头脑,“我们根据原定目标前进,跑了两天都没看到他们的人,第三天早晨,我们一起床,就被他们抓了。”

“蓝方怎么说?”

“很简单啊,我们的两方原本隔得远,朝着相同的方向前进,第二天晚上我们的侦察兵就发现了他们,于是,我们其中一组连夜绕路前进去掏他们老窝,剩下的两组在他们起床前几分钟把他们围了。”

“你们怎么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起床?”

“嘿嘿,王排长摆了一个阵法,能够监控他们,感觉他们要醒了,就叫我们过去把人抓了。”

这么简单?没有战术运用?没有战术穿插?

“没有,啥都没有。”

领导们对视一眼,这像什么对抗赛?太儿戏了。

他们不信邪,换一组人马,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这次两天就结束了,结果还是没有任何悬念。

我的天,这个神秘事务局不得了啊!

秦清人在家中坐,一群她见都没见过的团长、师长们,一个个争相上门拜访,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想请她的几个徒弟去他们军区交流交流。

秦清全部拒绝,理由是徒弟还没出师。

这都还没出师?那什么样的才叫出师了?

秦清的拒绝阻挡不了他们的热情,最多只能把她们阻挡在门口,这还是秦澜和秦汉两人的功劳。

见秦清这里没戏,他们直接去找王玄之本人,你说,要什么条件才肯答应跟他们走,条件随便开。

王玄之哪里敢答应?别说他师父不同意,他还是西南军区的兵,他自己说了不算的呀。

原本吴远没有管这些人,现在居然都开始撬他的墙角了,这怎么行?

吴远每天除了跟这些人扯皮,啥事儿都干不了。最后,还是吴远厉害一点,找了个借口,把这群周扒皮送走。

那三十个学员看到王玄之他们那么抢手,羡慕了,他们什么时候也能有这么多领导抢着要他们?

发奋图强,努力学习才是王道!

有了这次对抗赛,他们都不用王玄之鞭策,自动自发地就努力起来。

别说,还真是越努力越幸运,年底的时候,这三十个学员真选出了十几个人,基本符合一个玄学侦察兵的要求。

这些人和王玄之他们一起在丛林里泡了一个月,最后出师,可以被派出去了。

秦清把秦莎莎和秦雪找过来,“这次调动,你们想参加吗?”

秦莎莎和秦雪有点犹豫,“我们没想好。”

如果去外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秦雪有点舍不得家里。

秦莎莎则是觉得,军队里基本上都是男人,到时候分到一个组里,只有她一个女人,心里面觉得别扭得很。

“现在肯定不会让你们单独出去,就算调动,你们也必须和一个师兄弟一起,这也是为你们的安全考虑。”

“师父,我们再想想?”

“嗯。”

两人原本还没想好,但是动员大会上,两人被说动了,决定先去试试,毕竟学了这么久,不能白学。

王玄之、秦格、秦渊、杜明德,他们都要去。

秦清跟那边打了一个电话,“先说好,我们的徒弟只是借给你们用用,他们还是属于神秘事务局,谁也不能把他们弄到什么我不知道的地方去。”

“秦局长你放心,咱们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才找来这些宝贝蛋子,不会轻易让他们冒险的。再说了,这些人交给我们,我们也管不了,咱们只是借调,人还是你们事务局的。”

听到这话,秦清就放心了。

他们出发之前,还有五天假,秦清让他们回一趟家再回来。

听到可以回家,杜明德都高兴起来,他都好久没见过家里人了,第一次离家这么久,他都想他爸了。

杜明德和秦雪等不及了,准备明天一早就回家,离家远一些秦格、秦渊他们,也是这样打算,争取早点到家,可以多陪一陪家人。

王玄之走之前的晚上,笑嘿嘿地来找秦清。

“师父,你看在我这一年这么努力的份上,给我一点儿养身酒呗,就一点点。”王玄之伸出一个小指头。

他滑稽的样子,把胡嫂子都逗笑了。

秦清今天心情好,“给你一斤,你带回去吧。”

“谢谢师父,回来我给你带家乡特产哈。”

秦清不做厚此薄彼的事儿,她扭头跟胡嫂子说,“多准备几瓶,几个孩子一人一瓶带回去。”

“好的,族长。”

王玄之笑嘻嘻道,“那我回去喊师弟师妹们来拿好东西。”

听说师父给他们准备了酒,秦雪惊喜道,“我也有吗?”

“都有,一人一瓶。你们可得感谢师兄我,要不是我厚着脸皮去找师父要,你们可遇不上这个好事儿。”

“是是是,谢谢大师兄的提携!”

秦雪拉着秦莎莎往师父家跑,稳重如秦渊也小跑跟上,师父家的好酒,尝过一次再也忘不了,他早就想开口问师父要一点儿,送给家里人,只是,这个酒太难得,他也不好意思开口。

等他们到的时候,胡嫂子已经把东西准备好了,“你们快来拿。”

“胡婶婶,我们来啦!”秦雪跑在最前面。

秦清跟他们说,“你们以后好好表现,等过年的时候,还有好东西给你们。”

“谢谢师父。”

第二天,几个人高高兴兴地踏上回家的路。

秦渊蹭了军队的车,就这样他还倒了两次车才回到家,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听到敲门声,秦渊爸爸起床开门,看到是小儿子,高兴的不得了,“媳妇儿快来,儿子回来了。”

秦渊妈妈跑出来,看到更加挺拔的小儿子,特别高兴,“怎么也没捎个消息回来,这次在家待几天啊?”

“呆两天。”

“怎么时间这么短?”

“我暂时出师了,上面给我安排了其他工作,等这次回去就要去报到。”

秦渊妈妈特别担心,“危险不危险?儿子,妈不求你大富大贵,只求你平平安安。”

“你说的啥话?族长费心费力把他培养出来,难道是让他去送死?”

“呸呸呸,我瞎说的,我就是担心。”

秦渊微微一笑,“你们别担心我,我心里有数,你们儿子现在可厉害了。师父提拔我当副局长,我可不是原来县委那个小干事了。”

“哈哈,不愧是我的儿子,就是聪明。”

他们这里动静太大,把家里其他人吵醒了,秦渊的爷爷奶奶也起床了。

老爷子拿着拐棍打了儿子一下,“你还有脸说这话,当时我让秦渊去秦家寨,你还不肯,舍不得县委那个跑腿的工作,现在你看看?”

“嘿嘿,还是老爷子有远见。”

一家人迎着秦渊进屋,秦奶奶给小孙子冲了一杯麦乳精,又拆了一盒饼干给他。

“先吃点垫垫肚子。”

“谢谢奶奶。”

秦渊妈妈又问,“你现在一个月多少工资?上个月你寄了一百块钱过来,自己身上还有没有钱用?”

“放心,我有钱。妈你不是想换个大一点的房子吗?现在你就去看看,我出钱买。”

“咱们县城现在的房子也不便宜,前两天我看到一个破落的院子,人家喊价一千两百块钱。”

“不贵,看上了就买。房子太破推到了咱们重新修。”

秦大哥走过来,“小弟回来了。”

“大哥。”

“我听你们说房子的事儿,要换房子?我和媳妇儿也存了点钱。”

秦渊大哥结婚后,秦渊爸妈就把家分了,两兄弟各过各的,少些矛盾。钱也是各管各的。

秦渊的大嫂也过来了,“你大哥说得对,反正钱放着也是放着,别跟咱们客气。”

秦渊笑道,“大嫂,我真有钱,师父一个月给我两百块的工资,我不缺钱用。”

“工资这么高?”

“哎哟,咱们族长可真大气。”

秦潇开始拿到的工资是一百块钱,这么多工资也觉得有点多,还问过大师兄。大师兄说,这个工资里面,五十块钱是组织上发的工资,剩下的五十块钱是师父给的。

他开始还觉得不好意思,他们跟着师父学东西,什么都没贡献,师父还补贴他们。

王玄之大大咧咧道,“不用不好意思,咱们师父有的是钱,一个木桶卖一千块钱的人会缺钱用?这五十块钱不过是师父给咱们发的零花钱。”

后来,他升了副局长,工资从一百变成两百,不知道这两百块钱里面,师父给了多少零用钱。

他们的工资都是秦澜统一发的,他也没去问师父。

秦渊大哥都有点嫉妒了,“我一个累死累活拿四十二块五,早知道我也去秦家寨了。”

秦大嫂白了他一眼,“你可得了吧,你年纪太大了人家也不要啊。再说你那猪脑子,能和弟弟比?”

一家人都笑了。

“时间太晚了,早点回屋睡觉,明天还要去上班。”

“就是,快去睡,有事儿明天再说。”

秦渊回到家,和家人亲亲热热地处了两天,期间抽空买了一个大院子,让爸妈帮忙打理。

见完家人,他又要走了。

他带着一瓶酒回来,走的时候带走了两麻袋特产,都是给师父的。

“族长对你好,你也要知恩图报。这些特产你带回去,都是我们家的心意。”

秦渊爷爷咂咂嘴,“族长的酒确实好,你好好表现,争取多挣点回来。”

“师父说,我们表现好,过年的时候还有好东西给我们。”

一家人眼睛都亮了,“可得好好表现了。”

秦渊回到军区,两位师兄,还有师弟、师妹都回来了。大家热热闹闹地说着回家的趣事儿。

大家看到他艰难地拖着两个大麻袋进来,都笑了。

王玄之:“看来咱们的家长想得都一样。三师弟,你爸妈是不是让你下次回去,多带一点师父的养身酒?”

秦渊无奈地点点头,“我爷爷说,一斤酒都不够他喝,还要分给家里人。”

王玄之哈哈大笑,“我爷爷就不一样,就分给我爸妈一小杯,剩下的他都藏了起来,连我都没份儿。”

秦格走过来,“把麻袋堆到墙角,明天我们一起给师父送过去。”

秦渊瞟了一眼墙角,那里已经堆着好几个麻袋了。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