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 67 章(1 / 1)

秦清的本事是瞒不住的,她经手处理过的事儿,一桩桩一件件都记录在册,唐凯旋和唐怀野父子俩再三被约谈,这事儿全家人有必要坐下谈一谈。

这天晚上,唐凯旋和唐德生过来找秦清,唐凯旋让秦澜去前面院子守着,人来了叫一声。

爱华也很警觉,听到这话连忙道,“我去后院看看。”

军区大院的房子都是一排一排修建的,房子后面虽然说是她们家后院,有一排树木隔断,但是也不保险,他们家后面还有人家。

秦清神识放出去,四周都在她掌控之中,她问,“爷爷和爸爸过来有什么事儿?”

唐凯旋沉吟半晌,“有事儿,这个事儿和你有关,王玄之来找过你了吧。”

秦清反应过来,“请我教阵法?”

“不止,上面想成立一个神秘事务局,你任局长,你负责给神秘事务局培养人才,直接对国安最高领导负责。”

秦清不感兴趣,“我已经拒绝了。”

唐怀野挨着媳妇儿坐下,“知道你的性子,不喜欢管这些麻烦,我和爸爸也已经拒绝上面几次了,但是……”

“上面还是不肯放手?”

唐怀野点点头。

另一方面,这个事儿说起来对国家确实有好处,如果这个担责任的不是秦清的话,他可能也会用一切努力请这人出山。

人心都是偏的,换到自己身上就不愿意了。

但是,唐怀野安慰自己,不是他有私心,而是他媳妇儿确实自己不喜欢这些麻烦和争斗,他拒绝也能说得过去。

秦清冷笑一声,“这么大的国家,难道找不到几个有真本事的人?偏要追着我干什么?”

唐德生叹气,“领导们知道这个事儿之后,在全国薅了一遍,在玄学上有真本事的人屈指可数,一部分人投身祖国的事业,建国前没了一批,剩下的,几年前那场动乱没了一批,剩下的都是一些半吊子,玄学的传承断得差不多了。”

“这些人真那么蠢?像我们秦家、还有王玄之的王家,这样的聪明人一个没有?”

“有,但是被找到的这些人,他们的水平远远比不上你。”

至于没找到的人,就不清楚了。

唐凯旋直接道,“我们猜测,肯定会有来和你商谈这个事儿,你要提前做好准备。”

秦清打量屋里三人的脸色,“你们怎么看?希望我去做这个事儿吗?”

唐怀野摇摇头,“我永远不会干涉你,你想做的事儿我全力支持,你不想做的事儿我绝不强求。”

唐德生道,“说真心话,我当了一辈子兵,吃不少苦,受过不少伤,当年和我一起参军的兄弟朋友,没剩下什么人了。如果有人跟我说,有个人能让我的兄弟们生还率高一些,哪怕高百分之十,我拼了命也要把人请来,请不来,绑也要绑来。”

“但是,我也想通了,这个事儿做主的人还是你,你不去也没人勉强得来。清清啊,我和你奶奶还有公婆都是这个意思,一切以你的意见为准。”

秦清笑了,“谢谢爷爷奶奶还有爸妈的支持,我会慎重考虑的。”

像爷爷能说出这番话,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支持了。

秦清和唐怀野牵手送两位长辈回去,两人散步回来,秦清回房写了一封信,交给秦澜,“这封信很重要,你要亲自送到老族长手里。”

秦澜接过信,“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清叹气,“发生一点小事情,以后我可能过不了这么悠闲的日子了哦。”

“老族长说了,您想怎么过就怎么过,谁也不会勉强你。”

“傻姑娘,不是勉强不勉强的问题,人生中可没几次机会,这一次的机会可能会让我们秦家再上一层楼。”

“怎么说?”

“上面的人想请我出山,还不是一次性就能搞完的,给的报酬就不是两座山就能解决的事情。”

秦澜眼睛亮了。

秦清对她微微一笑,“咱们先别急,急的是别人,咱们待价而沽也好,坐地起价也好,这个事儿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好的事儿,谈不成,咱们就慢慢谈。”

“对,谈崩了也没关系,大不了咱们不干了!”

“今年肯定谈不成,你送封信回去,让族老们有个心理准备,他们有什么打算可以考虑起来了,后面的事我来处理。”

“是,族长。”

等秦澜出门了,秦清回卧室,唐怀野靠着枕头看书,等她回来睡觉。

看到她进来,他往旁边挪了一下,拍拍暖暖的被窝,“快过来。”

秦清跟个小姑娘一样,笑着地爬进被窝,靠在他的怀里。

唐怀野放好书,搂着媳妇儿的小身子,闭眼睡觉。

窝在他的怀里,她静静地考虑着,如果这事儿已经冲她来的,她就接着,只要他们出得起价钱,一切好谈。

至于那个局长的位置,肯定是她的,但是给她做事儿的人她要再好好找找,最好是能有玄学天分,还能处事的人才好。

至于王玄之,他的优点在于他的赤诚,但要把一件事做好,只有一颗赤诚的心是不够的。

能两手抓这样的人才,如果秦家能出一个就最好了,如果没有,她就要去外面找,还要花时间培养。

想到这里,秦清皱眉,好麻烦!

唐怀野拍拍她的肩膀,轻声道,“别想了,先睡觉。”

“嗯。”秦清蹭了蹭他的胸口,呼吸渐渐绵长起来。

过了一会儿,唐怀野也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吃了早饭,秦澜拿着少族长的信去码头,准备搭船回秦家寨。

秦澜刚走,吴远就收到了消息,回头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刚走,应该是回秦家寨。”

“凯旋答应我跟她谈谈,昨晚上已经聊过了。”

“嗯,唐家的意思,还是看她自己的意愿。”

“不好谈,应该能谈。”

“好的,我会继续关注。”

吴远挂掉电话,程城问,“秦清那事儿?”

“嗯,你说,那小丫头能力强,怎么性格就这么散漫呢?但凡她上进一点,咱们也不用这么为难。”

程城笑了,“你再给她送两座山试试?”

“呵呵,我算看明白了,这次的事儿一看就是个长期买卖,以后少不了操心,别说两座山,我看三座山都不一定能答应。”

程城劝他,“你也别急,至少人还在咱们军区,还是唐家的媳妇儿,人虽然散漫了一点,但至少信得过,这不比什么都重要?”

吴远双手叉腰,“嘿,你这老小子,你的性子不是最着急的吗?上次让你去秦家寨请人,我听说你还给人家脸色看了,这次怎么这么沉得住气?”

“那时候不是着急嘛,现在这事儿,那丫头稳坐钓鱼台,双方还在试探阶段,这事儿啊,有的磨,急也急不来。”

“你倒是看得清楚。”

吴远叹气,他也不想这么急,但是事儿拖不得,他接触下来,玄学这碗饭,看天赋,端不端的起来这都说不准。而且,就算有天赋,还要有好老师教才行。

王玄之算是天赋不错的人,有秦清这样厉害的人手把手教,几年的工夫,进步也不是很大。

他和上面的领导都有共识,在这方面,培养人才太耗时间了。

在加上现在大环境不好,想到这儿,吴远心里也不好受。这几年的动乱,让大家都变得胆战心惊起来,好多人都被吓破了胆,为了生存下去,藏拙隐藏在人海里,真不好找。

好在还有秦清这个丫头!

秦家寨。

收到信后,秦炅看了一遍,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苍老的眼睛里迸发出亮光,“秦澜,跟我好好说说,这个事儿是怎么回事?”

信里面秦清已经交代的很清楚了,他还是想听秦澜说一遍。

秦澜也不烦,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也说了族长的意思,“族长说,等那边的人坐不住了,咱们再好好谈,但是还是要提前做准备,揽了那么大的事儿,咱们必须有人。”

秦炅坐下来,想了想,“你去把族老们叫上,到我这里来。”

“好。”

秦澜从老族长家出去,挨家通知族老们过来。

现在是农闲的时候,天气冷大家也不愿意上山,大部分人都在寨子里呆着,杜明看到秦澜,凑到秦构身边问,“出什么事儿了?秦澜下山才多久又回来了?”

秦构还没说话,住在秦构家后头的族老,拄着拐棍,被孙子扶着,疾步往前走,看方向,是去老族长家。

杜明也看出来了,“哟呵,秦家的族老们都出动了,又有什么大事儿要商量?看老头儿的脸色也不像是有坏事儿,会不会你们族长又搞了两座山吧?”

秦构让他闭嘴,“就你能说。”

杜明振振有词,“说说怎么了?我大儿子的媳妇儿是秦家人,我也算是半个秦家人,还不准我关心一下?”

“你可闭嘴吧,大老爷们,整天比女人还嘴碎。”

“嘿,你这个人,狗嘴吐不出象牙。”

两个老家邻居互相挤兑,越吵越厉害,最后杜明媳妇儿听到动静出来,“杜明没事儿去后院轧猪草去。”

杜明躲懒,“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轧猪草让杜明德那小子去。”

杜大嫂骂了一句,“懒货。”

秦炅家,几个族老围在屋子里,秦澜怕冷着几个老人,点了一个火盆放到屋里。

秦清写的信传给族老们看了,看完后,一个族老道,“这事儿咱们听族长的。”

“对,族长聪明,她说的话总没错。”

“只是信得过的人可不好找,就算族长收徒,现在看着还好,谁知道以后什么样?”

“人都是有私心的,当利益足够大的时候,背叛师门算什么?”

秦炅看了一眼大家,“那你们想个办法。”

一个族老踌躇半刻,“秦家人和秦家人的利益才是一致的,咱们族里面选不出人来,就把范围扩大一些,给全国各地的秦家人写信,让他们带着孩子来秦家寨过年,十八岁,不,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都来,我就不信,一个好苗子都选不出。”

这倒是个办法。

“咱们族长这么年轻,先找人顶上,过个十来二十年,族里下一辈的孩子都长起来了,那时候族长也不过三四十岁,一样能培养咱们自己的人。”

秦炅看向众人,“你们怎么看?”

“我看行。”

其他人也跟着点头,不管怎么样,办事儿的人好歹姓秦,总不是外人。

“既然大家都同意,明天我给全国各地的秦家人写信,这信还不能寄出去,得让族里的小伙子们亲自去送信。”

这里坐着的人都七老八十了,什么没见过?秦炅一说,大家就明白了,上面有人盯着,信能不能寄到秦家人手里还两说。

是人都有私心,就跟他们一样,如果有能力,总想推自己的人上去。

再说现在的秦家族人,秦家寨让那么多人关注着,隐不隐居都不重要了,就算孩子们出去,也不怕外人知道。

他们都已经过了明路了,两座山都是他们家的,他看谁敢上秦家寨挑事儿。

秦炅跟秦澜说,“你回去跟清清说,让她别急,等过年的时候回来见过其他地方的秦家人,再做打算。”

“是,老族长,明天我就下山回去。”

军区大院,王玄之这几天没有外出,每天都到师父家蹭饭,顺便请教功课。

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他感觉自己已经跨过了那个门槛,摆出来的阵法已经像个样子了。有了成果,学习就更加努力了。

秦清看得出,王玄之确实已经入门了,以后,他的进步会更加快。秦清给他布置的功课也越来越多。

王玄之一边痛苦一边快乐着,每天痛快地学完后,去队里给周鑫他们上课,他随手就能摆出困阵,得意地让周鑫他们自己进去试试,看能不能破阵。

王玄之带的一个排,只有周鑫勉强达到他最开始跟着师父学的时候的水平,其他战友都还不能破阵。每到这时候,王玄之就有点臭屁。

“果然,我才是师父门下最优秀的弟子。”

周鑫白了他一眼,“秦大师也只有你一个弟子,有什么好骄傲的。”

“就算师父以后再收弟子,我也是大师兄。”

周鑫嘲笑他,“等秦大师收到新弟子后,你这个大师兄还干不过师弟,那才叫有意思了。”

“哼!”

王玄之心里也害怕,不行,他不能放松,千万不能给别人超过他的机会。

秦澜回到军区大院,跟族长说了老族长他们的打算。

秦清点点头,这个办法其实她也想过,老族长提出的这个主意简直提到她心坎儿里去了。

如果这次还是选不出,秦清心想,那就只能放弃这个办法,想其他主意了。

秦澜回来后,吴远他们自然知道,这次他们按兵不动,等北方的人到了再说。

不过,秦清没等到那边的人来,她就要先回秦家寨了。

走之前,秦清问了唐家爷爷奶奶,还有公婆他们,去不去秦家寨过年?

原本他们是想去的,唐德生考虑到眼前的事儿,秦清和秦家人估计还有正事儿要忙,他们今年就不打扰了。

“你先回去,等阿野放假了上山找你去。”

秦清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走之前,秦清让爱华他们买了好些肉回来,炸丸子、炸酥肉、蒸咸烧白、做坛子肉等等,给公婆准备好些过年的菜才走。

隔壁的宝宝这几天每天跑到秦阿姨家玩,每天都能吃到好吃的肉肉,秦阿姨走的时候,小家伙还挺舍不得。

“秦阿姨,你要早点回来呀,宝宝会想你的。”

小家伙人小鬼大,看了一眼唐怀野,“唐叔叔也会想你哒。”

一屋子人都被他逗笑了。

田雨提着给亲家的年礼过来,怜爱地蹭蹭小家伙的脸,“宝宝吃了秦阿姨这么多肉肉,等秦阿姨过两年有小宝宝了,宝宝帮忙照顾吗?”

“帮的,我给他吃肉肉,吃果果。”

田雨这话说出口,才知道不合适,赶忙跟秦清说,“妈就是随口一说,没有催生的意思哈,你年纪还小,再过几年生孩子都可以,不着急。”

秦清抓着唐怀野的手臂,笑道,“妈,我知道你的意思,没放在心上。”

宝宝妈妈跟着笑,“田婶是看我们家宝宝太可爱了,忍不住了吧,宝宝,快叫田奶奶抱抱。”

宝宝冲田雨跑过去,田雨放下东西,一把抱起宝宝,“哎哟,我的小乖乖。”

大家在院子里闲聊了一会儿,秦浩他们到了,打了招呼后,把打包好的东西搬上,这就要走了。

秦浩路上跟秦清说,“知道族长要提前回去,今年咱们的杀猪菜都往后排了。”

秦清问,“其他地方的秦家人都来了吗?”

“已经来了七十几个人,还有一些应该在路上,过段时间就能到。”

秦浩他们上个月他们开船回了一趟宝山县,把二十五岁以下的秦家人都带来了。

这次回去,他们有证件,光明正大,连革委会的人看到他们都不敢挑事儿。

秦清望着窗外,只盼望着,在这些年轻人里面能选出一些好苗子来。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