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 1 章(1 / 1)

五九年的二月头,腊月二十四,正是过小年的时候。

北方的腊月,滴水成冰。早上四五点钟,大家伙儿穿得严严实实的,女人们头上裹着防寒的头巾,男人戴着帽子,身上穿着打着补丁的厚棉袄,手揣在兜里,跨着布袋、菜篮儿快步往粮站、菜店、副食品店走。

听说去年好多地方闹灾,收成不好,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粮食供应就很紧张,这会儿快过年了,就算你兜里有钱有票,也难买到好东西,赶早去排队还能抢一两样。

秦森嘴里呼出一串儿白气,地上的雪被踩瓷实了,滑溜的不行,他小心着走路,一只手还要拉着媳妇儿。

秦森心里心疼媳妇儿,嘴上还忍不住埋怨,“你看你,我就说我去买粮食就行了,你偏要跟着,天麻麻黑看不清楚,摔一跤够你受的。”

夏月白了他一眼,这男人心好,说出的话真是讨人嫌。

“粮食能抢到就多买一点,你去买粮,我去买菜,清清嘴刁,一连让她吃了好几顿泡酸菜,今天再让她吃,小丫头要**了。”

秦森不说话了,他也心疼闺女,漂漂亮亮一个小丫头,生下来身体就不大好,好不容易养到四岁,家里人真是要星星不给月亮。

“那你到时候小心点,别和人撕扯起来,买不到我再想办法。”现在粮食紧张,抢菜抢粮食的人就跟饿极了野兽一般,凶狠的很。

“行,我知道了。”夏月一口答应,但该抢的时候还是要动手的,别人家嘴里缺吃食,她家也缺,她看着瘦,抢粮食的时候不比人差。

走到路口,两夫妻分开,分别去粮站和副食店排队。

早上七点钟,四岁的秦清还在被窝里睡的香喷喷的,她爸妈都从菜市场回来了。

夏月摘下头上的毛巾进屋,先去看了一下闺女,小丫头睡的正香,那小脸蛋真让人爱极了。夏月刚回来,手指头冰的很,忍住想摸一摸女儿小脸的念头,悄摸关上门去厨房做早饭。

等秦清睡醒,打哈欠伸懒腰,从被窝里爬出来,已经九点钟了。

她揉揉眼睛,看了一眼外面的日头,慢条斯理给自己穿上衣裳,从炕上溜下来,小步往外走。

秦清上辈子作为那个时空绝无仅有的国师,她为拯救国民而死,算是死得其所,死后肯定也少不了她的香火供奉。

穿越到这个一穷二白的年代后,她身上的功德太多,且不受约束,她生下来的第二天,就差点全身血崩死掉。

她这些年一边勤恳修炼,调理身体,好歹现在能控制住身体里能量,这才让她平安活到这个年纪。

她这辈子投生到的这家人,祖上因为出了个有名的玄学大师荣耀一时。可惜,后继无人,随着上个朝代灭亡,这个家族也在走下坡路,以至于现在除了守着世家这个空名,从其他地方几乎都看不出特别来。

秦清推开门,呆呆地望着外面的大院子。

哦,有个地方还是看得出昔日的辉煌的,他们现在住的房子是祖上传下来的,地方特别宽敞。

“清清起床了,快过来吃饭。”

“哦。”秦清朝向她招手的爷爷那边慢吞吞走过去。

老爷子现在不上班,平日里在家忙活,照顾照顾小孙女。秦炎五十出头的年纪,一副精瘦的身材,手脚利落的很,说话间就去厨房把饭端出来。

一碗蒸蛋、一碗红薯稀饭,还有一碟五香萝卜干。

“乖孙,早饭咱们先吃着,今儿早上你爸运气好,抢到半斤肉回来,晚上给你包饺子吃。”

秦清端起碗,一边吃饭一边和爷爷聊天,“现在粮食越来越难买了吧。”

“是呀,知道张爷爷不,夏天经常和我去白河钓鱼那个,这两个月勉强混个水饱,本来就瘦的一个人,现在瘦得胳膊上就一层皮裹着。”

“外面没闹?”

“怎么没闹?咱们县城几家工厂的工人闹了好几次,就是没有粮食,能咋地?”

“今年雪下得少,明年开春估计粮食也种不下地吧。”

“可不是嘛。”

秦炎感觉孙女不对劲,收起闲聊的语气,看向小孙女,“你这个鬼灵精,你想说啥?跟你爷爷说话还绕弯子?”

秦清放下碗,摸摸饱饱的小肚子,露出小米牙,朝爷爷笑,“爷爷,你去找秦炅爷爷过来,我有大事儿和他商量。”

“哎,这就去,你在这儿等着我。”秦炎一听孙女要找秦炅,心里就急了。

秦炅是他们这一代领头的族长和玄学大师,她孙女早慧,早年祭祖的时候秦炅亲口宣布的,清清是家族下一代最有天赋的玄学大师。这孩子打小会认字就会念咒画符,给人批命,一说一个准。

孙女说要找秦炅有大事商量,让他不能不多想,这又要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了?

“爷爷别急,您慢点儿。”

“哎,知道了。”秦炎小跑着往院子外面跑,朝孙女摆摆手。

秦清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出神,仿佛那是一只阴狠的巨兽,露出獠牙和利爪,时刻等着收割性命。

她既然出生在这个家族,受父母爷奶爱护,受家族庇护,秦家族人她还是要管的,她不会让他们死在这场**里。

秦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穿着一件灰色的大棉袄小跑着过来,头上帽子都忘了戴。

“丫头,你算出什么来了?”秦炅喘着粗气跑进院子。

这几个月他一直在推算,无奈天赋有限,就算秦清把龟龟借给他,他也看不懂天机。

龟龟是一个灰扑扑的龟壳,这是祖上那个玄学大师留下来的遗物,这也是秦家小孩儿抓周的物件之一,这么多年,就秦清抓了这个。

龟壳到秦清手里之后,被秦清取名为龟龟,它慢慢地褪去了灰扑扑的外表,变成了光华内敛的暗金色。

龟壳是件法器,秦家这些年一直没出过有天赋的子弟,所以一直是明珠蒙尘。秦清修炼的时候,身上灵气外溢,日积月累中,龟壳受灵气滋养,才展现出它本来的样子。

秦清从右边衣兜里摸出龟龟把玩,“炅爷爷还记不记得去年找我看事儿的那个王先生?”

“王进?物资部那个主任?”

秦家的名声还是有一些的,知道秦家的人,时不时还会找他们看事儿。秦清从小跟着秦炅学习,去年,王进找秦炅看事儿,秦炅看不懂,含含糊糊地说些没用的废话,秦清不耐烦了,爬上椅子亲自上手,算命那叫一个溜。

她算命不喜说那些似是而非的话,语气异常笃定。王进听了她的话,避过一劫,还升官儿了。王进记她的好,平时送点什么少见的吃食给她,有大事儿也会提醒一声。

“嗯,就是他,前天他托人给我送了一封信来,叫我多屯粮食。”

秦炅表情立马变了,“现在晚了,这个关口儿,我们也找不到粮食。”

“不止王进,云南西边,江西一带还有东北那边,我都问了,全都是干旱,长江、黄河一带也不容乐观。”

她给王进算命之后,名声打出去了,又有好些人找她算命,这些人脉,她都找个小本本儿记着,这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你觉得这次大旱要持续多久?”

秦清胖嘟嘟的手指摩挲着龟壳,望着天空,“如果我说二十年呢?”

“二十年?”秦炅、秦炎忍不住叫出声。

秦清淡淡道,“如果你们听我的,我有个主意可以告诉你们。”

“你说。”秦炅这个人有一点好,认的清自己。达者为先,他不懂,那就要听明白人的话。

都是秦家人,她总不会害了自己。

“通知所有秦家人,明天早上九点到祠堂开会,不来的后果自负。”

“你要干什么?”

“分家!各奔东西。”

秦炅通知下去,当天晚上,住在宝山县的秦家人都在议论纷纷。一部分人猜测族长是不是弄到粮食了?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事儿就是粮食。

也有一部分人觉得不可能,族长虽然对族人很负责,但自己的事儿自家知道,族长能力有限,没那么大能量。

更多的人私下猜测,是不是小族长弄到粮食了?

在秦家人心里,秦清天赋顶尖,三岁就给人算命,从来没有算错的时候,由此积累下的人脉,这一两年就给秦家人弄来了不少好处。

稍微有才能的人都能借由秦清的关系被推荐进单位,厉害的秦家人去当官的也有几个。能力一般的秦家人好好守着一亩三分地过日子,也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的敢上门欺负。

秦家人对秦清这个小族长那是打心里感激、敬仰。几代人过去,他们已经想象不到祖上如何如何风光,有秦清这个小族长坐镇,他们觉得现在的日子过得就很不赖。

“别瞎猜了,到时候就知道了。趁现在天还没黑,赶紧去厂里请假。”

“对对对,可不能旷工。”

第二天上午九点,秦家人齐聚在祠堂。给祖宗上完香,关上祠堂的大门,十张椅子一排摆开,几个上了年纪的族老被小辈扶着坐下,中间空着的两个位置,是秦炅和秦清的。

秦清还不到五岁的年纪,坐在大圈椅上,小脚脚都挨不到地,她淡定智慧的眼神,让大家忘了她的年纪。

就算接下来听到秦清轻飘飘地说分家,秦家族人满脸惊讶,不敢置信,都没人敢马上站起来说讥讽的话。

书页/目录